• 大宅底下的奸情

    作者:不详 字数:57248字 TXT包:

    男主角:霍雍

    女主角:贺敏晶

    情欲指数:★★★☆☆

    内容简介

    活了二十几个年头,她头一回对男人动心

    对方多金又有魅力,唯一的缺点就是——

    他是她老公的弟弟!

    虽说她和正牌老公没有任何感情

    而且她老公还是个植物人,只会躺在床上

    但她毕竟还是有夫之妇啊!

    可是——

    都怪他啦!在他的「耳濡目染」之下

    她竟然也接受「有事弟弟服其劳」这种鬼话

    和小叔完成一次又一次的「劳动」……

    大宅底下的奸情1

    你如玫瑰般多刺

        我却甘于被伤

    一心只想攀折下高贵的你……

    第一章

    「她是谁?」

    霍雍看到对手派出来的大美女,刚开始他还颇不以为然,认为这女的铁定是 个只有长相、没有脑子的大花瓶,但当她一提出她的企画案时,他便一改先前不 屑的态度。

    这女人的长相和工作能力令他刮目相看。她是谁,他想知道。

    霍雍露出兴味的眸光,底下的部属马上把所知道的全告诉老板。

    「她就是贺敏晶。」

    「贺敏晶……好熟的名字。」

    「就是那个连着抢走我们好几个专案,在业界一度造成轰动的严城建设的新 总经理,听说是严城董事长养在外头的女儿,不怎幺受重视,是这一、两年贺董 事长的三个儿子不成材,所以才回贺家帮忙,而她带领的团队今年还得到台湾省 优秀建筑设计奖。」本来他们公司是蝉连五年的霸主,今年也就是严城异军突起, 打破他们金诚建设六连霸的美梦。

    「我觉得严城建设似乎是冲着我们金诚来的。」部属很尽责的分析。

    「哦!怎幺说?」

    「因为他们接的每一个CASE,都是我们金诚建设积极介入的,怎幺可能 这幺刚好,我们推的案子,他们也有兴趣。所以依我看来,我倒觉得这是严城建 设有心机的地方。想想看,在业界,谁不知道我们严城是第一名,而他们一个名 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要崛起最好的法子是什幺?打败第一名是最快的方法。」

    部属说得很不屑,霍雍倒是不这幺认为。「人家拿到CASE,不就证明了 他们是一家有实力的公司?」

    「严城有实力的就只有贺敏晶,问题是,她算是严城的小当家,我们挖她不 过来。」

    「你不是说她只是严家不受重视的女儿?难道她以为她表现良好,就可以篡 位成功?她的大妈肯吗?」

    「不只她大妈不肯,她上头的三个哥哥都联手打压她。」

    「而她在那种环境下还能愈挫愈勇!」这倒让霍雍觉得有趣。

    他目光直直地盯着在台上侃侃而谈、神情显得神采飞扬、有自信的女人。

    他不觉得她有今天的成就,是光凭父亲庇荫,事实上在她还没进入严城之前, 严城只不过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今天能有这番成就,她功不可没,问题 是她的存在对他而言是颗碍眼的小石子。

    他霍雍要就做到最好,不要他就不做,这也就是他们金诚建设可以连着好几 年都得到优良设计奖的原因。

    「炎泰。」

    「是。」

    「去帮我调查贺敏晶在贺家的详细地位,还有严城的财务状况,看我们有没 有并购它的可能。」

    「是。」霍雍的特别助理将董事长的命令写在PDA里头,提醒自己待会见 就得联络征信社。

    不到一天的时间,征信社便送来贺敏晶的资料。

    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八点半就进公司忙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

    「她没有男朋友?」霍雍对这项资料存保留态度,他实在难以想像,像她一 样这幺美的女人会没人追。

    怎幺?全世界的男人眼睛都瞎了吗?

    「她是谈过几次恋爱,但恋情到最后总是无疾而终。」

    「知道原因吗?」

    「听说她的男朋友们没一个受得了她嚣张跋扈的态度,所以一个个离她远去。 贺敏晶的人生从来没跌倒过,却一次又一次在爱情里栽了跟头,最后她也火了, 索性不谈恋爱,从此之后就专注在工作上。」

    嚣张跋扈啊……他这辈子还没遇过这种对手呢,他对这个贺敏晶是愈来愈有 兴趣了,但……可惜的是她不想谈恋爱,要不然他还想会一会这千年难得一见的 敌手呢!

    只是不谈恋爱,有别的法子吗?唔……霍雍食指曲起敲着桌面,双眼闭着, 一副沉思的表情。对了,如果追求她的人不是他,而是一个卧病在床的植物人, 那会是怎幺样的一个结果?

    她会答应吗?毕竟一个植物人不会阻碍她成就大事业,而他却可以利用这个 机会好好接近她。

    「炎泰。」

    「是。」

    「你觉得我若开口,说我哥要娶她,你想她会是什幺反应?」

    「你哥?!」老板疯了吗?「老板,你没有哥哥耶!」

    「我是说,如果我有,而且我那个哥哥还是个半身不遂的病人,那你说贺敏 晶会是什幺反应?」

    「我想她可能会破口大骂,叫你去吃屎,或者是把你丢到大海里去喂鱼,看 你以后还敢不敢做这痴心妄想的美梦——」炎泰讲到一半,霍雍两个眼睛睁得大 大的。

    哇,老板造副表情好像是不相信他的样子……

    「老板,我之所以这幺说是有根据的,你看这里……」炎泰往后翻了几页, 再将报告转给老板看,「她上次跟朋友在PUB喝酒,有个外籍男子跟她示爱, 她真的比出中指,叫人家去吃屎,还骂人家死阿逗仔,真的啦!老板,我讲话是 有根据的!」老板也别笑得这幺夸张啊!

    「那贺敏晶长相虽跟天仙一样美,但骨子里却比男人还狠,要不然她上头的 三个哥哥也不会被她欺压得那幺惨,明明是正室生的,而且还是男丁,却每天活 在她的淫威下,连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那是因为她三个哥哥都是不成材的家伙。」但他霍雍不一样,他是个跟她 势均力敌的男人。

    他要贺敏晶对他另眼相看,只是他不能用正常的方法,要不然像她这种脾气 的女人,会一辈子都想爬在他头顶上作威作福。问题是他要的是一个能力强的小 女人,可以成就大事业,也能依偎在他身边撒娇的小女人,所以他要将她的大小 姐脾气从头改到尾,让她成为全新的贺敏晶,届时他再将她收纳在羽翼下。所以, 他决定了——

    「我要我哥娶贺敏晶。」

    「老板,请容我再说明一次,你没有哥哥……」

    炎泰真的不懂老板葫芦里到底在卖什幺药。要他帮他捏造一个?

    「一点都不难。」

    「无中生有,哪还不难?」

    「你就去跟贺建成说,我哥哥十岁那年在美国发生事故,从此之后半身不遂, 对外我们家都宣称只有我这一个儿子,这不就成了。」

    老板说得好简单,但要他掰这种谎,真够为难人的,更何况……老板掰这种 谎做什幺?炎泰真是弄不懂,但老板的命令是大遇于天,所以他再怎幺不愿意, 也得硬着头皮去贺家提这件事。

    「什幺?金诚的老板要娶我?」贺敏晶觉得霍雍真是有问题,她跟他连认识 都称不上,他干嘛想娶她?

    「不、不、不!你说错了,不是金诚的老板,是金诚老板的哥哥!」

    「金诚企业前董事长就只有一个儿子,什幺时候霍雍又多了个兄弟?」别以 为她进业界才一、两年时间,就什幺事都不懂。

    「听说是小时候出了车祸,伤得很重,从没在商界出现过,所以外界才一直 误认为前董事长只有一个独子。」

    「那……那霍老板的大哥是个什幺样的人?」

    「就……就跟霍老板一样帅啊!」贺家的人随口唬弄,因为他们也没见过霍 雍的大哥,怎幺知道他大哥是个什幺样的人。

    「我不信!」他们目光游移,分明是做贼心虚的表现,那她为什幺要嫁! 「我不嫁!」

    「你为什幺不嫁?你以为你还年轻吗?你不嫁,难道你想永远留在家里当老 姑婆啊?」大妈一听她拒绝这门天上掉下来的婚事,差点晕倒,还说:「人家霍 老板的哥哥看得上你,所以才想要娶你,这是你前辈子修来的福,你别给脸不要 脸,」

    「他要是真那幺好,你们去嫁啊!」

    「你这死丫头!你说这什幺话?!你当我儿子是GAY啊?」大妈气得大呼 小叫,还叫她爸爸评评理,「你看这丫头说这什幺话?!」

    人话啊,因为她三哥真的就是个GAY,只是爸跟大妈不知道而已。贺敏晶 的目光扫到三哥身上。

    她三哥还以为她会把事情抖出来,全身颤抖,看了她一眼之后,这才站出来 为她讲话。

    「妈,敏晶要是不想嫁,那就别为难她。」

    「什幺为难她?!人家霍老板的大哥是什幺样的身分?能看上她,是她前辈 子修来的福,你当我今天是要把她推入火坑吗?我是把她送进金堆、银堆中呀! 她别不识好歹!」

    「找不希罕!」贺敏晶撇嘴。

    「你不希罕?!你既然不希罕,那干嘛赖在严城不走?你图的不就是我们家 的钱吗?那霍雍更有钱啊!你为什幺不去?」大妈把话说得很难听,气得贺敏晶 真想大叫。

    她回贺家是为了钱?大妈竟敢这幺说?!怎幺不想想这一、两年来,她为贺 家做牛做马,才把严城的声势拉起来,今天要是没有她,严城有现在这地位吗?

    「爸,你怎幺说?」贺敏晶懒得跟大妈啰唆下去,她问父亲的意思。

    「霍老板是很有权势的人。」

    「那又怎样?」他的权势还不是靠祖宗庇荫得来的,有什幺了不起?贺敏晶 最瞧不起的就是像她三个哥哥这种二世祖,仗着自己的老爸有些钱,就跃武扬威 的,本身却一点本事都没有,有什幺好骄傲的,她就不懂。

    「如果得罪霍老板,我怕我们严城会没有好下场。」

    「不会的!严城有我在啊!」

    「严城有你在?!喝!说得好像自己多伟大似的。」大妈又不屑地撇嘴,讲 话尖酸苛薄的。

    呿!她怎幺不想想这一、两年来,她之所以能多配发十张股票,是谁的功劳? 是她耶!对这一群不知感恩图报,一天到晚只猜忌着她会不会把公司挖空的亲人, 贺敏晶是彻底寒了心。

    「爸爸,你的意思呢?」

    「跟金诚联姻,对我们只有好处。」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白了,他要卖女求 荣。

    「我懂了。」贺敏晶没想到她为公司努力了这幺久,竟然得到这种结局。

    他们要她嫁是吗?好呀!那地就嫁。

    「老板,贺敏晶真的答应了耶!」真是想不到,他原本以为那态度嚣张的女 人会用老板大哥的追求来炫耀自己的魅力,再为她家公司广为宣传,没想到事情 跟他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对于老板的追求……不!是对老板大哥的追求她没有 口出恶言也就罢了,她竟然点头耶!而老板——

    「看老板的样子,似乎早就知道贺敏晶一定会答应!」老板怎幺这幺厉害, 连那幺难搞的女人都能搞得定。「莫非老板有什幺法子?」

    「没什幺特别的法子,只是比一般人更看得透贺家一家子暗藏着什幺玄机。」

    霍雍也是在豪门斗争下生长的,所以特别了解贺敏晶在以庶出身分替自己挣 得一片天时她上头的大妈跟几位哥哥会多幺排挤她。

    「她的大妈跟哥哥们当然巴不得她赶快出嫁,而之前他们之所以没逼她,或 许是那几位追求者的身分不够显赫,不足以令贺敏晶的父亲心动,所以在选边站 时,她父亲理所当然会站在女儿这一边。但现在的情况不比以前,追求贺敏晶的 是我霍雍的哥哥,是建筑界的第一把交椅,我们霍家肯上门攀亲,对贺敏晶的父 亲而言可是件不可多得的姻缘。」

    唔……老板这样说,他就了解了,但是……「老板又怎幺会知道贺敏晶一定 会答应?」

    「因为她爱权爱势,她想要让她大妈跟三个哥哥看得起她,所以她没办法再 回到两年前跟她母亲窝在台东乡下、回到那种有志不能伸的过往,所以为了待在 贺家,她不得不低头,不得不答应嫁给我。」

    「这样啊……」炎泰终于懂了,但是——「老板为什幺非要贺敏晶不可呢? 娶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还弄了个假身分,这对老板有什幺好处啊?」

    「有趣。」霍雍光是想到要驯服那骄傲的大女人臣服于他,全身的细胞就都 在尖叫,更何况那个大女人还是如此的娇美可爱。

    「有趣?」这是什幺答案啊?炎泰不懂。算了,他不是有钱人,当然不会懂 有钱人的无聊,还能把婚姻当成游戏在玩,还有趣哩!啧!真是搞不懂……

    这世上有新郎、新娘到了结婚那天,还没见过一次面的吗?

    有,就霍雍……的哥哥跟贺敏晶。

    他们俩从谈定婚事之后就各忙各的,霍雍见过贺敏晶,但很显然的,贺敏晶 却对他的「哥哥」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觉得霍霖既然是霍雍的大哥,就应该跟霍 雍长得有几分相似。

    所以,结婚那天,霍雍的堂弟是当伴郎,却因细故跟女朋友有了口角,两个 人大吵了一架,堂弟的女朋友一气之下拂袖想离去,却被堂弟拉住了手,两个人 拉拉扯扯的情况正好被贺敏晶看到,她以为霍正文就是霍霖,于是马上冲过去, 要他们两个放手——

    「你们要吵架到别处去,别在这里,这里人进人出的,要是让人看到了,你 怎幺开口跟人解释?」

    「我跟我女朋友吵架,需要跟谁解释啊?」真是莫名其妙!

    「你跟你女朋友吵架,的确是不需要跟人解释,但我会很没面子。」

    「你没面子?为什幺?」

    「因为我是你老婆!」

    「什幺?!霍正文,你有老婆了?!该死的!那你还骗我说你这辈子只爱我 一个!你这个大骗子、大骗子……」女人生起气来,便卯足了劲捶打他。

    惹事的贺敏晶一听到那女的叫他霍正文,慌得连退三步,找个机会要去躲起 来,但她才一回头,便又撞见一个跟霍正文极相似的男人。

    「你是谁啊?」

    「霍雍。」刚才那一幕,霍雍看得一清二楚,而他当然也发现当她以为的霍 霖在跟别的女人拉拉扯扯、纠缠不清时,脸上没有被背叛的不悦,只有担心被人 看见,以及会损坏她名誉的忧心。这女人真要面子,不是吗?

    「你以为我大哥都要娶你了,还会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吗?」

    「我怎幺知道你大哥会不会?」他以为她跟他大哥很熟吗?没有好吗?她连 他大哥长什幺模样都不知道,怎幺可能知道他是哪种人。「总之你大哥不是那种 人最好,我可不想结婚当天就成为众人的笑柄。」她刚刚吓死了,看到他堂弟跟 个女人拉拉扯扯,她还以为他大哥要逃婚。

    她不怕他大哥逃,只怕别人在后头说她的流言蜚语,所以她刚刚才会那幺激 动。总之,不是他大哥就行。

    「我先走了……」她昨晚一夜没睡好,想趁这时候偷偷补个眠。贺敏晶挥挥 手,才走了两步越过他身边,又眼尖的瞧见他的领带没好打,于是折回来想帮他 弄好,弄到一半,她才想到——

    她在干嘛?干嘛看他的领带不顺眼就帮他打起领带来?她动作突然停顿住, 又觉得打到一半不继续完成似乎有点奇怪。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西吧!

    完成了工作后,她这才打了个大呵欠,回新娘休息室打盹去。

    霍雍看着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突然觉得她没他想像嚣张,还是有 女人味的一面,只是那股韵味长期被她隐藏在强悍的工作能力下,没人发现罢了。

    像他……像他就觉得她打的领带很好、很有型。霍雍又发现了贺敏晶的另一 个优点。他愈来愈觉得他即将娶回家的大女人很可爱。

    「霍先生,怎幺办?外面的宾客都在等着,甚至有人开始议论纷纷,说新娘 子是不是逃了……」

    「还有小孩子肚子饿了在礼堂大吵大闹……」

    总之现场一团糟,而大家都急死了,新娘子竟然躲在新娘休息室内睡觉,而 睡觉也就罢了,叫起来不就得了吗?问题是新郎倌霍先生不准,他说要让新娘睡 饱一点。

    睡饱一点?!妈呀!「那要是新娘子想睡到太阳下山呢?那怎幺办?」

    「那就让她睡到太阳下山吧!」反正他只是想娶她,至于什幺时候娶,不那 幺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她随心所欲,就算是她在婚礼上想逃婚,他都会放纵她去 做,只不过最后他还是会千山万水的追她回来,让她心甘情愿踏进礼堂……总之, 他就是想宠爱这个大女人,不管她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一个专制独栽女人。

    什幺?!等到太阳太山,总招待听了差点晕倒,那……「那客人怎幺办?他 们怎幺可能等那幺久?」

    「他们不等也行,就让他们先回去。」

    「可是……」霍先生是有头有脸的人,叫宾客先回去……他们怎幺敢啊?

    他们又不是想得罪霍先生说。他们真想这幺说,但看霍先生这样子,好像真 不打算叫醒新娘子了,那……「那现在怎幺办?」他们只好把难题丢给总招待。

    「霍先生都这幺说了,还能怎幺办?只好请宾客等了,大家都是大人了,难 道连这点时间都不能忍吗?」总招待狗腿的开口。

    哪是一点时间啊!这婚礼都延宕半个钟头了。问题是总招待都说一点时间了, 他们在底下做事的还能说什幺?「问题是,大人可以等,小孩可不能等。」

    「孩子们说他们饿了耶!」

    「饿了就先开桌,让客人们先吃饱再说。」总招待明确的下决定。

    有这种事吗?都还没办喜事呢!就先吃筵席……

    「怎幺?有异议冯?」

    「没……没有。」总招说了算。

    「那……要是客人累了……怎幺办?」另一名服务人员丢出新的问题。

    总招待没法子的看着霍雍。

    「累了……」唉!怎幺结婚这幺麻烦啊?「好吧!通知晶华饭店,说金诚建 设包下一百间套房,客人吃饱后,愿意留下来观礼的,就先送去饭店休息,等贺 小姐睡醒了,可以参加婚礼时,再把客人送回礼堂。」

    「包……包下一百间套房……」妈呀!「这样得花很多钱耶!」霍老板疯了 吗?

    「你心疼什幺?有叫你出钱了吗?」老板都不心疼,他心疼个什幺劲,真是 神经病。总招不耐烦地赶人,「走了、走了!去办事……」他发现霍雍已经老大 不爽了。

    总招待将人赶走后,独留霍雍跟贺敏晶在休息室内。而大家这幺吵,也多亏 贺敏晶还能睡得那幺沉、那幺香。这贺小姐真是好本领啊!

    第二章

    贺敏晶觉得那个霍雍真是有神经病,她睡着了,他竟然也不叫醒她,就这样 让她一直睡睡睡,睡到自然醒,足足让宾客们等了他们五个小时,他真是疯了, 要激起民怨也不是用这种方法。

    而且……他大哥呢?

    「你大哥为什幺没出现?反倒是你穿着新郎的礼服来?」他们两兄弟是在玩 什幺把戏?为什幺她一点也看不懂,倒是他……唔……他穿礼服的样子,还真好 看,让人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哎呀!贺敏晶,你疯了吗?你要嫁的人是他大哥耶!竟冲着自己丈夫的弟弟 流口水,实在是太离谱子。贺敏晶要自己留意态度,千万不能太失态。

    「我大哥有事不能来,所以由我代替他。」

    「代替他?!」真是有毛病!「结婚这档子事能代替吗?他要是不能来,那 改天再娶也行。」她又不是那幺想嫁他哥,没必要如此委曲求全。「再见!」她 挥挥手,要回去了。

    「不行!一定得今天!」他拉住她,就是不让她走,因为要跟她结婚的人本 来就是他,只是碍于自己设下的陷阱,不能跟她说明罢了。所以,换个说法说服 她吧!

    「快,客人等了好几个小时,铁定不耐烦了,你不想看到大家群起而攻之, 日后打压你父亲的事业吧?」他太清楚她的个性了,觉得拿事业来压她铁定有效。

    果不其然,当她一听到她父亲的公司会被打压便停下脚步,想了想,最后还 是决定以大局为重。

    跟他就跟他吧!反正她也不是那幺在意是谁娶她。

    是谁说她不在意的?不,她很在意好吗?因为她的老公竟然是个躺在病床上、 一动也不能动的植物人。

    「你们疯了啊?!竟然要我嫁给一个植物人!」她的青春难道就这样给赔了 进去?「我要告你们诈欺!说你们骗婚!」她才不要嫁给一个植物人呢!贺敏晶 转身就想走,身后却传来霍雍的声音——

    「你告不了我的。」

    为什幺?她霍然转身,瞪着他看。

    「因为你父亲知道我哥的情况。」

    「我不信!」她不信父亲会背叛她,会牺牲掉她的幸福,要她嫁给一个植物 人当妻子。

    「有什幺好怀疑、好不信的,你在贺家的地位不就一直是这个样子吗?只是 一颗可以被利用的棋子,谁对你家有利,就把你卖给谁,而我们霍家什幺都没有, 就是有钱有势,更何况嫁给我哥有什幺不好的?你不是一辈子不想嫁吗?那嫁给 一个植物人不正好称你的心如你的意,而且我们霍家的家业比你们贺家更大,你 以后能掌的权更多,嫁进我们家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的,所以我劝你留下吧! 你再也找不到像我大哥这样一桩好姻缘了。」

    霍雍把话说得很难听,让贺敏晶禁不住要怀疑。她是不是得罪过这男人?要 不然他为什幺对她怀有这幺重的恶意?她瞪着他看。

    他却拿出一张契约书给她。「嫁进我们霍家就能得到霍氏集团旗下百分之十 的股权,你要不要?」

    霍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权……好……好心动喔!

    贺敏晶果真是个事业狂,当她听到百分之十的股权时,完全忘了自己要嫁的 是个什幺样的男人,心里只想着那百分之十的股权如果换算成现金的话,那是多 少啊?总该有几十亿吧!

    是几十亿耶、贺敏晶一想到那数字,心脏都快跳了出来,却还是迟疑了,因 为她不懂……

    「为什幺你们家执意要帮你大哥娶老婆?他不是植物人吗?」

    「这是我母亲的意思。」才怪,这一切根本是他的骗局,为了拐她,让她变 得更有女人味、更人性化的一个骗局。

    「我母亲怕她跟我父亲走了之后,我大哥一个人孤零零没人照顾,所以执意 要买个新娘来当我们霍家媳妇,为的就是给我大哥一个家,而那女人最好是一辈 子都不会背叛我大哥的人。」霍雍觉得自己真是赞,说这种感人热泪的谎竟可以 不打草稿,就可以说得这幺优,原来他真有说谎的天分。

    「而你们怎幺这幺信任我,认为我可以守着你大哥一辈子不弃不离?」贺敏 晶问道。

    「因为我们太了解你的个性了,在你心目中,爱情、亲情、友情都不算什幺, 只有权势最迷人,而我们霍家能给你的,就是庞大的权力,只要你嫁进我们家, 别说现在百分之十的股权,想想看,我大哥还有我爸妈的份,一旦他们都死了, 你身为霍家长媳,不也多多少少能分点吗?光冲着这一点,我就觉得你会守到我 哥死。」

    「你不怕我为了贪图你大哥的遗产,下毒手谋害你大哥?」

    「我想你还没那个胆子为了钱杀人吧!」如果她有那个胆,不会到现在还在 为贺家做牛做马,功劳明明是她的,却让她大妈以及上头的三个哥哥爬到她头上 作威作福。

    「怎幺样?」霍雍把契约书拿给她。

    「好!我同意了。」她伸手就要把契约书拿过来,霍雍却一收手,将契约书 又收拢在掌心里。

    他这是什幺意思?贺敏晶不懂。

    「你确定要签吗?签了可是得牺牲你一辈子的幸福。」

    「一辈子的幸福算什幺?」她要的是一辈子的权势,既然嫁给他大哥可以换 来她拚了十几年都挣不到的事业,她为什幺不签?「拿来!」她伸手要抢,他却 将它拿高来。他到底是想怎样?

    「我大哥是植物人耶!」

    「我刚刚已经看到了。」

    「除非他醒来,要不然他一辈子都不可能碰你。」

    「我又不要他碰!」他干嘛说这些,性之于她而言,跟爱情差不多,都是可 有可无的东西。

    「我们霍家禁不住绯闻的。」

    「你这话是什幺意思?」

    「意思是,纵使你很想,也不能出去外头找别的男人,如果你违反规定,那 幺你从我家得到的股权就得如数奉还。」

    「知道了!都跟你说我不会红杏出墙,你是怎样?」这幺怕她会爬墙啊?拜 托!她都已经好几年没男朋友了,她也没怎样啊!「老实告诉你吧!我这个人有 工作、有钱赚就行了。总之,不管你里头定了什幺不平等条约,我什幺都答应你, 你快点把契约书拿来吧!」她这会儿是迫不及待想签下她的卖身契了。

    而她迫不及待的样子惹笑了霍雍。她果真跟他想的一样,为了权势什幺都可 以牺牲。

    好吧!既然她已经迫不及待想掉进他的陷阱,他不成全她好像也说不过去。

    霍雍将契约书递给了她,她前前后后看了三遍里头的条文,觉得没什幺不妥 之后,大笔一挥,马上签上她的名字。

    「那你若很想怎幺办?」

    「我不会想的。」

    「真的吗?」霍雍嘴边扬起了怀疑的笑,他决定今天晚上试一试这个骄傲的 女王,是不是真如她所讲的那样,一点都不想。

    「哦……不行……我要去!要去了……」

    这是什幺声音?为什幺叫得这幺淫荡?

    嫁进霍家的第一天晚上,贺敏晶半夜口渴出来想倒杯水喝,没想到才经过楼 梯口,便听见一阵阵吟哦娇喘声,那声音很像……很像男人和女人在做爱的声音。

    那该死的霍雍该不会把女人带回来睡觉吧?

    睡觉就睡觉,他们有必要发出这幺大声音吗?她悄悄的下楼,这才发现原来 那诡异的呻吟声不是霍雍跟女人在欢爱的声音,而是他在看A片。

    他有病啊!要看A片不会回自己的房间去看,竟然在客厅看!

    「你在做什幺?」霍雍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贺敏晶傻傻地愣在一边,很显 然的,她是被他的片子给吓到了。「你也想看吗?」

    「你神经啊!谁跟你一样变态,三更半夜不睡觉,竟然跑起来看A片!」原 来有钱人的癖好都不太一样,而他是属于怪叔叔那一款的,爱看制服美少女,被 体育老师拉到草丛里去嘿咻的情节。

    男人真变态,而她……拜托!她才不是出来跟他争着看A片的。「我是出来 倒水喝的。」

    「开水在厨房。」他还报给她一条明路。

    「我知道啦!」贺敏晶气呼呼的进厨房,而他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样,竟 然把声音转得更大声,那日本女孩叫着——

    「一带……一带……」翻成中文,是「好痛、好痛」的意思。

    痛?!痛还叫得那幺爽?日本女孩也真奇怪,长相明明都是一时之选,为什 幺却一个个跳进AV圈,将双腿打得开开的,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得见她们最私密 的地方,难道单单只是为了钱吗?她就做不到。

    贺敏晶在厨房喝水,却觉得外头的声音很刺耳。

    他到底要看多久?她偷偷探头出去看,没想到才伸出去,就被他吓了一大跳, 他人就在厨房外头,也不出声,吓死她了。

    「你在干嘛?」

    「进来看你喝杯水怎幺喝这幺久,没想到才进来,就看到你探头出去偷看A 片。」

    「我偷看A片?!你疯了吗?我若想看A片,干嘛用偷看的?我想看就光明 正大的看!」

    「真的吗?」

    「骗你干嘛!」

    「那好吧!你来陪我看。」

    陪……陪他看?!她……她为什幺要这幺做?

    贺敏晶正想问,就被他强拉着去客厅,她脑袋混沌不清的,就这样傻傻地被 他按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不知道是租来还是买来的片子。

    那女孩……天哪!好可怕!她竟然把两条腿张得那幺开,让自己的私处就这 样大剌剌裸露在男优面前,那男优还用手指头剥开她的花唇,伸长了舌头卷舔着 她的花蜜,叫得啧啧有声。

    他们……他们怎幺这幺不知羞?他们……他们难道不会打一下马赛克吗?他 们以为就这样把自己那幺私密的地方大剌剌裸露在别人面前,很好看吗?

    「哦!我的天哪!你流鼻血了?!」他万万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幺清纯, 「你没看过这种片子是不是?」他连忙抽了几张面纸给她,让她止血用的。

    「没看过这幺激烈的。」那男的还把那女的的腿折成那副德行,让那女的的 私处大剌剌裸露在摄影机前。

    她第一次这幺近看到女孩子的那里,所以心脏有些承受不了。「我……我不 想看了!」她怕自己再看下去,会爆血管,这种刺激画面还是留给他自己欣赏。 「我要回房去睡了。」她明天还想早起上班。

    「等等……」她要回房,霍雍却拉住她的手。

    她一愣,被他拉住的手像是通了电,直击她心窝处,她心脏怦怦跳动着。

    她是怎幺了?为什幺心脏跳得这幺激烈?而他不过是握着她的手而已,她就 像思春的少女一样脸红心跳……她该不会是对霍雍……

    不、不、不、不!这怎幺行!因为再怎幺论,霍雍都是她的小叔耶!她怎幺 可以对自己的小叔有异样的情愫,这……这是乱伦耶!

    「你在干嘛?」她干嘛直用手拍自己的脸颊?不痛吗?

    「我没事。」她只不过是用这种法子让自己脑子清醒一点,别看到霍雍长得 帅,心头就小鹿乱撞,这一点都不像是她自己。「对了,你叫住我,到底有什幺 事?」

    「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送我礼物?为什幺?」

    「是结婚礼物。」

    结婚礼物?「不!不用了,你已经给我你们家百分之十的股权了。」这对她 而言已经最好的结婚礼物,她不贪心,不用他再给她别的,除非他要给她的是另 外百分之十的股权,那她就接受。

    会吗?他对她会这幺大方吗?一想到这,贺敏晶驻足不前,开始期待霍雍要 给她的东西。

    而霍雍回房去拿,不一会儿又折回客厅,手里多了个大盒子,他将它递给她。 「这就是我要送你的结婚礼物。」

    「是什幺?我可以打开来看看吗?」

    头一回收到他送的东西,他虽是她的小叔,但她还是难抑心头那份虚荣的感 觉,因为打从她入主严城的那一天起,她就褪尽女人的身分,要自己变成一个作 风强势的主管,所以严城上上下下没一个人拿她当女人家看待,在背地里,还有 人叫她男人婆呢!但对于这些,她一点也不在乎,因为她始终清楚,她最想要的 是什幺,而今霍雍却送她礼物,他确确实实满足了她当女人的那一部份虚荣感。

    贺敏晶兴奋的将它拆开来看,当她看到里头东西的那一刹那,她知道基于礼 貌,再怎幺不喜欢这礼物,也应该跟他说声谢谢……但是,说真的,这句谢谢她 还真是很难开得了口,因为此时此刻她只想大声尖叫。

    「霍雍!」

    「干嘛?」

    「你为什幺送我这个?!」她气得把他的礼物丢向他。

    看过一个男人被假阳具打个正着吗?就是霍雍现在的模样,而那罪魁祸首贺 敏晶小姐一点都不感到内疚,因为是他先欺负人在先。

    「你干嘛送我那个东西?」

    「我是为你好耶!我是想我大哥那种身体,而你要是很想,总会有需要的时 候。」他嘻皮笑脸的跟她解释,还选在这个时候把按摩棒的开关打开,让它像条 大毛毛虫似地蠕动着。他就是想看她出糗的模样,觉得她也就只有在出糗的时候 才会出现女人娇羞的一面。

    霍雍看到她发窘的脸容,乐得哈哈笑;贺敏晶却觉得他拿那种东西送她,真 是猥亵到了极点。

    她真是头壳坏了,才会在这跟他玩这种变态游戏。贺敏晶懒得理他,气呼呼 的跑上楼。她用力的甩上门,以示她的不悦。

    而霍雍听到了,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内疚,嘴角却噙着一抹笑,接着冲回自己 的房间,打开监视系统监看她的一举一动。

    她一定不晓得她房里的各角落,他都装上了针孔摄影机,以便偷看她的一举 一动……

    睡不着……

    自从被霍雍打扰之后,贺敏晶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刚刚看 到的淫秽昼面,还有那根巨大的假阳具。

    哦!天哪!她光想就脸红,所以不想了,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一定会神 经错乱。

    贺敏晶用被子蒙住头,以为这样就可以关住所有脱轨的想法,但是……该死 的!没有,那一幕幕的画面随着夜深人静更加深植在她脑海里。

    原本她对自己的忍耐度还十分有自信的,但在看了那片子之后,她内心有股 欲望竞蠢蠢欲动,她好想……好想……但是她不能去PUB寻找一夜情,也不能 用简单的金钱交易去买个牛郎回来满足欲望,因为她跟霍家签了合约,她的品行 不能有一丁点的瑕疵,要不然她到手的权势跟钱财就要飞了……但她好难过…… 她好想要……

    贺敏晶在床上难过的翻滚着,她根本睡不着,所以偷偷学片子里的女主角一 样,把手伸到内裤里头,找到敏感的花核,用手指旋弄着它……

    天哪!她从来没做过这幺丢脸的事……二十八岁第一次自渎,只觉得好羞、 好脸红……而且她自渎时脑中幻想的对象竟然是霍雍……

    不、不、不!不能想霍雍,因为他的身分是不能碰的禁忌!贺敏晶甩着头, 想把脑子里的人影给甩出去。

    但是……除了霍雍,她还能想谁呢?

    她活了二十几个年头,头一回对男人动心,这男的强悍、霸道,全身上下找 不到一个缺点……不!他唯一的缺点就是他是她的小叔……是她老公的弟弟,所 以不能想、绝对不能想……

    贺敏晶如此告诉自己,但她无能为力,脑子里只装得下霍雍一个人。而幸好 那情节只在她的脑子里放映,否则当事人若知道被她拿来当性幻想对象,岂不是 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啊……」

    她难过、兴奋、呻吟时各种娇媚的表情透过针孔摄影机,一五一十全落入隔 壁房间霍雍的眼里。

    而霍雍万万没想到她也有这幺媚的表情,她自渎时的模样好性感、好淫荡, 让人冲动得想踹开门,狠狠地抱住她雪白的身躯,但是不行,时机还没成熟,所 以他还得忍耐。

    问题是,面对她如此媚态,而她的呻吟声仿佛能穿透墙壁传到他耳里,这样 教他如何忍得住?

    所以他也将大手摸进胯下,握住早已坚挺得不像话的欲望,上上下下的套弄 着。

    他手指摩挲着最顶端的欲望洞口,心里想着的是贺敏晶的脸,幻想自己…… 的手是她的性感嘴唇、是她的窄小洞穴……

    哦!不行了……

    当幻想来到最极限的地方,霍雍再也忍不住欲望倾巢而出,热液大量地倾泄 出来,喷得他一手的湿……

    早上,霍雍才出房门,就看到贺敏晶拿着被单要去洗。

    「干嘛洗被单啊?妳不是昨天才睡的吗?才一天呢!不需要洗吧!」他是明 知故问,他明知道她昨天在床上做了什幺好事,所以今天早上才需要洗被单的, 他却还故意问她,目的就是要看她脸红。

    果不其然,当他这幺一问,贺敏晶便又想到自己一时控制不了欲望,才住进 他家的头一天呢!便做了那种事,她的脸顿时变得又热又红。

    「我就是想洗……怎幺?关你屁事!」她有些老羞成怒。

    「的确是不关我的事啦!既然妳这幺爱洗,那就连我的顺便一起洗了吧!」

    「也洗你的?为什幺?」

    「因为昨晚看了色情片,所以忍不住在床上就那个了,这事妳也知道的吧! 就不需要我讲得太明白。」他把昨晚自己做的好事讲得光明正大,一点也不羞于 启齿。

    而贺敏品听了是完全傻眼。他……他昨晚也做了那件事?哦!天哪!

    光是想到那个书面她就面红耳赤,他却还要她帮他洗被单,她怎幺这幺倒霉 呀!

    贺敏晶心不甘、情不愿地去他房里拿被单,上头还沾着黏液。

    真是气死人了!也不先用卫生纸擦一擦,这样教她怎幺洗嘛!

    贺敏晶火死了,抽了几张面纸用力拭去上头的黏液之后才抱着被单往阳台而 去。

    她一古脑儿的把他的被单往洗衣机里送,才一放下去,就惊觉不对。他们两 个人的被单不能放在一起洗,因为他们昨晚都那个了,要是放在一起洗,不是显 得很嗳昧吗?

    况且,她可是他大嫂耶!虽说她从没跟他大哥怎幺样,但那种感觉还是很不 伦。

    贺敏晶觉得不妥,又把霍雍的被单从洗衣机里捞出来。

    「你在做什幺?」他晃呀晃的晃到她身边,刚好看到她把他的被单从洗衣机 里捞出来。「你还没洗吧?干嘛捞出来?」他觉得她真是莫名其妙,又把他的被 单丢进去,吓得她哇哇叫,直说不行。

    「我们两个的不能放在一起洗啦!」

    「为什幺不能放在一起冼?」

    「因为……」呜……那种羞人的答案,教她怎幺说得出口。贺敏晶咬住嘴唇, 什幺理由都说不出来。

    霍雍就更顺理成章要她两件一起洗了,因为他们俩没时间了。

    「今天是你进金诚的第一天,你不希望迟到吧?」

    「当然不希望!」

    「那就快一点洗,待会儿我带你进公司,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

    「哦!」她知道了,她洗也就是了。

    贺敏晶含着眼泪,决定豁出去了,不管那两件被单上头各有他们俩的体液。

    总之……混在一起洗就混在一起洗吧!反正那只是……只是体液而已,她跟 他又不是真的做了。

    为了节省时间,贺敏晶心一横,什幺都不管了。

    哪知霍雍去而复反,这回手上还拿了条内裤,他把它丢给她。

    「这是干什幺用的?」她七手八脚的把他抛过来的东西接个正着,定睛一看, 这才发现是男人专用的子弹型内裤,她差点晕倒。他拿这个给她干嘛?

    「顺便帮我洗一洗。」

    「我才不要!」她只是他的大嫂,她干嘛得帮他洗这幺贴身的衣物,这样感 觉很猥亵耶!更何况……「你的衣服不都送洗吗?」

    「是这样没错,但内裤不行。」

    「为什幺内裤不行?」

    「因为这种贴身内裤让人洗,感觉不太舒服。」

    他也知道那样感觉很怪、很不舒服啊?那……「那我也是外人啊!你怎幺拿 给我洗?」

    「你哪是外人啊!你是我大嫂耶!」霍雍嘻皮笑脸地回答她。他就是要看她 发糗,他才开心就是了。

    然而她才不要帮他洗内裤呢!更何况他刚才说过,他昨晚偷偷做了那种事, 难保这件内裤上头不会沾着他的那个,要她用手洗,她才不要哩!

    贺敏晶决定把内裤拿去丢掉,顶多要是他找,她负责买新的给他也就是

    总之,要她帮他洗内裤……哼!免谈!他想都别想。 [ 本帖最后由 szy123 于 2011-8-30 05:09 编辑 ]


    大宅底下的奸情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大宅底下的奸情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