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人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可是徐航觉得,这句话一点都不合适自己,过了年他就四十岁了,可是事业上却依旧不温不火的,不知道究竟会如何。

    想起刚毕业的自己,可谓是满腔的豪情。

    和几个好兄弟一起开了一家诊所,并立志要把其发展成全国一流的医院。

    如今十八年的时间过去了,自己也娶妻生子了,当年的诊所现在虽然发展成为了医院,可是却只能勉强排上三流。

    徐航心里清楚,医院不能一直这样,他必须要想想办法。

    「叮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什幺事?」

    是他的助理郑瑶用内线联繫他:「院长,诚跃发展投资集团的董事夏梓涵女士想和您谈一谈。」

    「发展投资?」

    听了郑瑶的话,徐航的内心活络了起来,这也徐是医院的一个机会,「好,你去安排吧。」

    五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郑瑶敲响了:「院长?」

    「进来。」

    郑瑶推开门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位打扮端庄的女人。

    郑瑶为两人互相介绍着:「夏董事,这位是我们医院的院长,徐航。院长,这位是诚跃发展投资集团的夏梓涵董事。」

    徐航从座位上起身,来到夏梓涵身旁,伸出了手:「你好,夏董事。」

    「你好。」

    夏梓涵和徐航轻轻地握了一下手便放开了。

    虽然时间很短暂,但是从夏梓涵的手上传来的那柔软绵滑的触感,却令徐成航有些难以忘怀。

    郑瑶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和自己无关,于是主动退出了办公室。

    「夏董事,今天你来这里有什幺事情?」

    「徐院长,我这次来,是为了一个投资项目的事情。」

    听到夏梓涵的话,徐航不禁挑了一下眉毛:「这幺说,诚跃集团现在有意向投资我们医院?」

    「目前暂时还没有决定,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对医院是否值得投资,先进行评估。」

    必须把这个机会把握住,徐航心里暗暗的想到。

    趁夏梓涵不注意,他悄悄地把放在办公桌上的一小瓶迷幻香水,放进了口袋里,以备不时之需。

    「既然这样,我带你在医院里逛一逛,这样也方便你进行评估。」

    夏梓涵沉思了一下,同意了徐航的建议。

    在徐航的带领下,夏梓涵对医院里的每一个部门都有了初步的认识。

    「怎幺样,夏董事?想必你现在对我们医院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没错,你们医院还是很有潜质的。但是要不要进行投资,我回去之后还要和董事会讨论一下。」

    参观完了医院的所有部门,徐航又带着夏梓涵回到了院长室。

    「走了这幺久,夏董事应该也有些累了吧。」

    夏梓涵点点头,说道:「嗯,是有点累了。」

    徐航从口袋里拿出了迷幻香水,递给了夏梓涵:「这个是我们医院研製的香水,对缓解疲劳有着显着功效。」

    「是吗?那我试试。」

    夏梓涵接过迷幻香水,打开了瓶盖,放下鼻子底下闻了起来。

    一股淡淡的清新气味从瓶子里散发出来,慢慢的充满了整个院长室。

    为了不让自己也受到迷幻香水的影响,徐航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大腿。

    「徐院长,这个味道挺好闻的。」

    「是吗,那你可以多闻一会。」

    随着吸入的气体越来越多,夏梓涵神智受到迷幻香水的影响,开始有些迟钝了,她并没有听清楚徐航的话,只是下意识的作出回应:「好。」

    吸入迷幻香水的人,神智会变的迟钝,这时候思维非常容易被他人话语摆布。

    「梓涵。你不介意我这幺叫你吧?」

    「不介意。」

    「那好。梓涵,你现在感觉非常的轻鬆,你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云朵。自由自在的天空中的云朵,你轻轻地飘蕩着,当风吹过的时候,你可以乘着风去往任何地方。」

    徐航把他的声音放的低沉有力,那种磁性使得夏梓涵的身心在迷幻香水的影响下,产生了幻觉。

    夏梓涵的思绪飘渺了起来,她彷彿觉得自己变成了云朵:「我是一朵自由自在的云…」

    徐航的声音越来越柔和,越来越亲切:「你感觉到,你是那幺的放鬆,那幺的舒服。你喜欢这种感觉。」

    「放鬆、舒服…」

    「你现在可以闭上你的眼睛,用心来感受。」

    「嗯…」

    夏梓涵慢慢闭上了双眼。

    「对,放鬆自己的心灵,让所有的烦恼都离你而去。」

    「放鬆心灵…」

    看到夏梓涵进入了浅层催眠,徐航舒了一口气,他从夏梓涵的手上拿回了迷幻香水,合上瓶盖。

    「是的,放鬆。现在你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烦恼了。」

    「感觉不到烦恼…」

    「你就是一朵云。」

    「我是一朵云…」

    「云不会烦恼,因为云没有思想。」

    「不会烦恼,没有思想…」

    「你是一朵云,所以你没有思想。」

    「我是一朵云,没有思想…」

    「风能够让云去往任何地方,所以风有能力掌控云。」

    「风有能力掌控云…」

    「我是能让云自由自在的风,所以我有能力掌控云。」

    「你是能让云自由自在的风,你有能力掌控云。」

    「你是一朵云,所以我有能力掌控你。」

    「我是一朵云,你有能力掌控我…」

    在徐航的催眠诱导下,夏梓涵一步步的把自己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夏梓涵,无论你之前怎幺想的,从现在起你将非常看好这家医院。」

    「我非常看好这家医院…」

    「你回去之后,会不遗余力的促成投资。」

    「我会不遗余力的促成投资…」

    徐航知道自己必须抓紧了,催眠夏梓涵不能花费太长的时间,以免夏梓涵清醒之后发现时间不对,引起怀疑,毕竟这关係到医院的发展。

    「以后当你听到『夏色梓涵』,就会回到现在的状态。」

    「听到『夏色梓涵』,回到现在的状态…」

    「当我数到3之后,你会清醒过来,但是你不会记得香水和被催眠的事情。」

    「不会记得香水和催眠…」

    「1、2、3!」

    听到3之后,夏梓涵慢慢恢复了清醒,她有些困惑了环顾了一下四周。

    看到夏梓涵的样子,徐航赶紧说到:「夏董事,这次投资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放心,我认为你们医院是很值得投资的。」

    「那真是太好了。夏董事,我非常的期待与贵公司的合作。」

    「徐院长,我也一样期待。」

    徐航的心里狂喜不已,要不是夏梓涵还站在这里,他恐怕都要大声的呼喊出来了。

    看天色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黑了下来,他对夏梓涵提出了邀请:「夏董事,你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一起去吃个饭?」

    「徐院长,今天我还有事要办,你看等事情确定下来之后如何?」

    「那好吧。」

    既然夏梓涵没空,徐航也就不勉强她了。

    下班回到了家中的徐航,看见正在客厅做着韵律操的妻子,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兴奋的连跳了三下。

    「老公,你这是干嘛?」

    徐航的突然袭击让周灵菡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跟你说,今天有投资公司的人到医院来,要给医院投资。」

    徐航迫不及待的将心中的喜悦说出来与妻子分享。

    「真的!?太好了!」

    「老婆,我们到房间里好好庆祝一下!」

    徐航将周灵菡横抱起来,走进了卧室。

    被徐航抱进了卧室的周灵菡,在他的怀中不依的挣扎起来:「徐航,我还要给儿子餵奶呢,晚点再说,好吗?」

    周灵菡的不配合,让徐航的心里生起了一股无名火:「沉迷性慾的娇妻!」

    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周灵菡便停止了挣扎,变成了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催眠性奴,只听她用毫无情感的声音说道:「催眠奴隶灵菡听候主人的命令…」

    把怀中的周灵菡放躺在床上,徐航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歎息道:「唉,我原本不想这样的对的你,为什幺不听我的话呢?」

    虽然徐航喜欢女人被催眠后的那副娇柔顺从的模样,但是却很少对周灵菡施展催眠,他对周灵菡的爱非常的纯粹。

    周灵菡那浑圆修长的双腿,一直是徐航最爱不释手的地方。

    每次和周灵菡做爱,徐航都一定会让周她穿上丝袜。

    因为之前在做运动的关係,周灵菡得腿上也没有穿丝袜。

    打开衣柜,徐航从里面拿出了一双超薄的肉色连裤丝袜,徐航抬起周灵菡的双腿脱下包裹着周灵菡美臀的热裤,然后帮她穿上了丝袜。

    周灵菡诱惑的小背心丝袜的装扮深深地吸引着徐航,他捲起了周灵菡的背心,将手贴上了周灵菡洁白光滑的玉背,轻柔的抚摸着。

    时而撩过周灵菡的后背、腰际,时而手指按压周灵菡的肩部,一双手好像不止有十根手指一样,几乎覆盖了周灵菡后背的每一根神经末梢。

    虽然周灵菡的意识处在催眠状态,她的身体却因为徐航的抚摸产生了反应,在快感的刺激下扭动起来。

    周灵菡迷茫的脸上浮现出动人的红晕。

    「用手抱住自己的双腿。」

    「是的…主人…」

    周灵菡抬起了自己的双腿,用手牢牢的环住腿弯。

    徐航把玩着周灵菡的丝足,显得爱不释手,彷彿他眼前的是一件稀世珍宝。

    「灵菡,你喜欢你的丝足吗?」

    「喜欢…」

    「我也很喜欢你的丝足。」

    徐航将灵菡的丝袜足尖含进嘴里,用舌头吸允着周灵菡躲在丝袜里的精緻细腻的嫩白脚趾。

    吻完脚趾,徐航又用鼻子在周灵菡的脚背上嗅着、亲吻着,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留下了口水的痕迹,周灵菡被刺激得不行,她那呈现在徐航的眼前娇嫩的蜜穴,渗出了丝丝淫水。

    徐航把自己的脸埋进了周灵菡的私处,贪婪的品嚐着周灵菡蜜穴的淫靡气味。

    「灵菡,现在你被性慾支配了,我允许你遵从自己的慾望,享受快乐。」

    「是的…主人…」

    当徐航说完后,周灵菡便坐起身体,将丝袜褪至膝盖,然后掏出徐航那已经一柱擎天的阳具,对準自己的蜜穴插了进去。

    「啊~主人的肉棒…好粗…好大…把灵菡的蜜穴…都填满了…」

    徐航的阳具进入周灵菡的蜜穴中,他的抽插很有技巧,速度并不迅速,但是每次都是一插到底,插到周灵菡蜜穴的最深处,而且也并不着急抽出来,而是让肉棒轻微地转动一下,全面地摩擦蜜穴里的嫩肉。

    周灵菡的臀部丰满挺翘、弹性十足,随着徐航的每一次进入,都会发出「啪」

    的响声。

    徐航的抽插让周灵菡全身无力,她紧紧地贴着徐航,乳房在挤压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啊~啊啊~好厉害……好硬……插得好深……要死了……啊~~要被插死了……啊~」

    周灵菡忘形的浪叫着,她蜜穴内的嫩肉全部充份感受到了外界的刺激,调动起了她体内兴奋的神经。

    周灵菡的娇躯震动了两下,蜜穴一阵紧缩,徐航知道,那是她即将高潮的信号,于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啊~~~~要不行了……啊~~~~去了~~~~」

    在一次全力的插入后,徐航和周灵菡同时迎来了高潮。

    一股股的热流,徐航的精液混合着周灵菡的爱液喷流而出,弄湿了床单。

    ****************************

    「喂,你好,徐院长。」

    「喂,你是?」

    「才过了两天,徐院长就不记得我了吗,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呢。」

    「啊,是夏董事啊。抱歉,我一下没听出你的声音。」

    「徐院长,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徐航看了一眼蹲在桌下,正在为他口交的助理郑瑶,说道:「夏董事有什幺事情吗?」

    「投资的事情遇到麻烦了,详细的事情,等到了医院我再跟你说吧。」

    「这样啊,那行,我在院长室等你。」

    夏梓涵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徐航多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不明白夏梓涵的这个电话是什幺意思。

    挂断电话之后,徐航拍了拍郑瑶的头,说道:「动作要快点了,等会有人来。」

    「是的,主人…」

    听到徐航的话,郑瑶更加卖力的为他舔弄起阳具来。

    郑瑶含着徐航的阳具,用舌头盖住他龟头的一侧,双唇围绕龟头向外一点的茎部,她的手握着他徐航阳具余下的地方,左右扭动着头,让自己的舌头始终覆在徐航的龟头膨起的边缘,同时用手可上下搓动着阴茎。

    感觉到徐航的龟头比之前更为肿大一些,郑瑶知道这是徐航即将射精的信号。

    郑瑶轻舔着徐航龟头的最外缘,为了加强徐航的射精强度,郑瑶用拇指摁住徐航阳具的最根部,儘管徐航的身体作出射精的条件反射,但精液并不会滑出。

    郑瑶继续努力吮吸着徐航的龟头,当她把手指鬆开之后,徐航的精液喷薄而出,射在了郑瑶的嘴里,将她的嘴填满了。

    「收拾一下好了之后,你去做你的事吧。」

    「是的,主人…」

    在郑瑶收拾好出去十分钟,夏梓涵来了。

    不过这次来的不止是夏梓涵一个人,和夏梓涵一起来的,是一位和夏梓涵十分相像的女人。

    徐航看着这两张相似的面孔,问道:「夏董事,这位是?」

    「她是我的姐姐,夏岚。在公司里担任董事长。」

    没想到诚跃集团居然是一个家族企业,听到这个消息,徐航有些惊讶,不过他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夏岚面无表情的看着徐航说道:「徐院长,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天我来主要还是关于投资的事情,上次的评估在我看来实在太过草率了,所以没有同意投资计划。今天我特意抽空亲自来进行评估。」

    「还要再评估一次?」

    「抱歉,徐院长,给你添麻烦了。」夏梓涵的脸上满是歉意。

    「没事。那夏董事长,我陪你一起吧。」

    「不用,我自己在医院里看看。」

    夏岚把夏梓涵留在了院长室,自己在医院里进行投资评估。

    「我姐姐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事情一定要亲自确认之后才能执行。」

    「夏董事长的做法我可以理解,毕竟是关係到公司利益的事。」

    虽然嘴里是这幺说的,可是徐航的心里却充满了怒火:『真是一个多事的女人!』「我相信姐姐评估过之后,一定会同意投资的。」

    夏梓涵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她的思想被徐航用催眠术给扭曲了,恐怕夏岚察觉到了夏梓涵的不对劲,才会再进行一次评估。

    「夏色梓涵。」徐航说出了夏梓涵催眠关键词。

    他必须要把所有阻碍医院的到投资的不利因素排除掉。

    「听的到我的声音吗?」

    「听得到…」

    徐航拿出上次催眠时使用的迷幻香水交给夏梓涵然后又拿出了一个MP3来:「你回家之后,找机会让你的姐姐闻这个香水,等你姐姐受到香水的影响,你就把这个音频给她听。」

    「我会让姐姐闻香水…听音频…」

    夏梓涵重複着徐航的指令。

    徐航之所以没有选择在医院里行动,是因为他担心在这里夏岚的戒心会比较重,如果贸然出手,可能会失败。

    这个风险徐航不能去冒,如果失败了,之前的那些努力就全白费了。

    任何人在自己的家里,状态都是非常放鬆的,徐航相信夏岚怎幺也不会想到,她的妹妹居然会做出伤害她的事。

    「那幺,接下来,就让我们做些上次没时间做的事。」

    夏梓涵不知道徐航想要做什幺,对于徐航的话,失去了自主意识的夏梓涵,只能茫然的回应道:「是的…」

    「夏梓涵,在我数到3之后,你会清醒过来。不过你会感到异常的空虚,情欲的火焰在你体内熊熊燃烧着,你的脑中只有对性的渴望,你要展现自己全部的魅力来诱惑我,用你能想到的最淫靡的方式。」

    「空虚…渴望性…」

    「1、2、3!」

    恢复清醒的夏梓涵,看向徐航的眼神,满是浓浓的爱意。

    将徐航推到在沙发上,夏梓涵弯下腰,用自己的唇贴上他的唇。

    徐航感到芬芳的气息从夏梓涵的嘴里传到了自己的口中,接着夏梓涵更是把她那温热而柔软的舌头也伸了进来。

    夏梓涵的身体因为前倾,她的一头秀髮撒在徐航的脸上,阵阵的髮香扑鼻而来。

    徐航沉溺在夏梓涵的攻势中,下体几乎快从裤裆中爆发出来。

    夏梓涵一边吻着徐航,一边用手抚摸着他的阳具,接着夏梓涵又解开徐航衬衫的纽扣,让他的胸膛露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向下滑去,用舌头从他的下巴、脖子,一路舔到他的肚子。

    夏梓涵的挑逗让徐航感觉到身体一阵痉挛,他先解开了夏梓涵的衬衫,又脱下了她的胸罩,让她的胸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跪在徐航的胯下,夏梓涵慢慢的鬆开了他的皮带,拉开徐航裤子的拉炼,让他火热而挺直的阳具露了出来。

    夏梓涵用手先套弄着他的肉棒,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龟头。

    一股不可思议的快感像电流般通过徐航的下体,让他整个大腿根部发麻了起来。

    接着夏梓涵更将他的肉棒含进了嘴里,吸吮着,十分陶醉的模样。

    夏梓涵十分技巧的挑弄着徐航的情慾,在徐航几乎快缴械投降的时候,又停止了动作,抬起头,用一种无辜而迷茫的眼神看着他。

    徐航坐了起来,他用力的搓揉着夏梓涵的乳房。

    「啊……」夏梓涵轻吟着,脸上交杂着快乐与痛苦的表情。

    将手伸进夏梓涵的套裙里,徐航发现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于是拉下夏梓涵的内裤,毫不留情的将手指伸进她的蜜穴,快速的抽弄着。

    「啊……嗯……好舒服……」

    夏梓涵娇喘着。

    当徐航将手指伸出来的时候,夏梓涵握住了他的手,十分陶醉的舔着沾满了自己淫水的徐航的手指。

    跨坐在到徐航身上,夏梓涵把他的阳具送进自己的体内。

    夏梓涵上下扭动着腰部,徐航感到夏梓涵温暖的肉穴似乎要将自己吞没进去似的,于是更加用力的将肉棒顶近夏梓涵的花心。

    「啊……不行了……我要去了!」

    等夏岚完成了评估回到院长室,徐航已经把一切都回归了原样,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徐院长,这次的评估结果,可能会让你感到失望。」

    「合作,失败了幺…」

    「虽然这次是不能进行投资了,不过以后有机会,我们还是可以合作的。」

    「希望如此。」

    「徐院长,我想你应该还有事要忙吧,那我们也不打扰你了。梓涵,走吧。」

    「好。对了姐姐,等等回家我给你看一个好东西。」

    「哦,是什幺?」

    「现在暂时保密,到家了再给你看。」

    徐航看着两姐妹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

    夏岚半趴在徐航的办公桌上,她的裙子被徐航给掀到了腰际,内裤也被褪到了她的脚踝那里,露出夏岚臀部那两瓣浑圆的半月。

    没有丝毫的抵抗,夏岚任由着徐航摆弄着自己的娇躯。

    徐航的阳具在夏岚的蜜穴里抽插着,从两人的结合处传出噗嗤噗嗤的液体搅动的异响。

    夏岚喘息连连的轻吟着,胴体火热,晶莹剔透的滑嫩肌肤泛起绯潮,秀洁妩媚的玉颜春色蕩漾,满脸桃红,显得那样的娇艳欲滴。

    虽然她此刻媚态横生,情波蕩漾,可是眼眸深处却是一片沉寂,不见丝毫智慧的神采。

    「真是没想到啊,之前的你那幺趾高气扬,现在却在我身下婉转求欢。」

    听到徐航提起那天的事情,夏岚的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对、对不起,主人…我那天一定是昏了头了…」

    「现在认识到错误也还不算晚。」

    徐航说话的同时,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是、是的~哦啊啊~~」

    一声悠长如絃乐的颤音从夏岚半开的香唇中吐出,这种酥媚到骨子里的音调足以让男人为之发疯。

    徐航顺势张口吻住美人的香唇。

    被徐航吻住了自己的嘴唇,夏岚也立刻开始热情地回应起他来。

    掏开了夏岚衣服的胸襟,徐航将衣领被拉扯到一边,解开里面白衬衫的纽扣后,露出里面浅黄色的卷纹胸罩。

    夏岚胸前那雪莹般的肌肤被黄色胸衣衬托后,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徐航短暂迷眩。

    徐航伸手握住了夏岚胸前的一团丰盈,那团软肉在他的手中被捏成各种造型,但它的粉嫩让徐航不忍心用力,彷彿多用一丝力,就会将它捏坏般。

    把玩了片刻,徐航依依不捨的放开了手,开始对夏岚展开最后的攻势。

    在徐航的攻势下,夏岚体内累积的快感在瞬间爆发,那如海啸般得快感猛的释放开来,一举将她冲上云颠。

    夏岚脑中一片空白,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在那销魂的欢愉中死去。

    她泛着靡丽光泽的娇躯在绷紧了十余秒后,终于无力的鬆软下来。

    上半身像团香泥般瘫倒在书桌上,饱满丰润的雪峰被挤压成诱人的圆饼,从蕾丝胸罩的边缘满溢而出。

    夏岚一双笔直的玉腿绵软的垂着,仍在无意识的抽搐颤抖着,踩着高跟鞋的莲足耷拉在地上,已经承担不起支撑的作用了。

    「投资的合同,你準备好了没有?」

    「在主人叫我在过来之前…我就已经準备好合同了…只要主人愿意…随时都可以签字…」

    本来只是随口问问的,没想到,夏岚早已经準备好了合同。

    既然东西夏岚都已经準备好了,事不宜迟,徐航决定马上把合同签订了:「是吗,我看现在就是一个很适合签合同的时间。」

    「是的…现在就是合适的时间…」

    夏岚从包里拿出了早已準备好的合同,交给徐航。

    徐航接过合同,细细的查看起合同的内容来,儘管他知道夏岚已经无法摆脱他的控制了。

    在确认合同的内容没有异样之后,徐航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得到了诚跃集团的投资,他的医院终于有了改善目前这个糟糕现状的能力,压在徐航心头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完】



    三流院长的际遇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三流院长的际遇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