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万二千尺的高空上

      
    字数:7715字

      「……多谢各位聆听安全广播,祝各位旅途愉快!」

      飞机起飞后不久,我解开了安全带,伸了一个懒腰,正打算调整好座位,舒舒服服地睡一觉,以回复昨天通宵狂欢所付出了的精神,谁不知这时却出现了一个令我眼前一亮的人物。

      一个空姐提着咖啡壶由前排的坐位开始慢慢地向着飞机后方移动,只见她有一双明亮水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樑、饱满的双唇,盘在头上的秀发根根都乌黑亮丽,那白色制服的钮扣根本就包裹不住她那丰满的上围,以我的经验推断,最小也有三十六吋,而那纤腰则绝不超过二十四吋半,在黑色迷你裙下露出的美腿,保守估计亦有四十吋长。

      她步履轻盈地走到我身旁,展现了一个动人的笑容,可能她见到我是中国人的关系,以半生不熟的广东话问:「先生,需要咖啡吗?」

      见到这样难得一见的尤物,我的睡意早已全消,向她报了个微笑,道:「不用了。」

      因我的座位在全机最末,她向我微微点了点头,就往回去了。此时我的心中早己下了一个决定──这个女子必定要得到手。

      可是我并不是那些喜欢对人毛手毛脚的变态,我认为为了一时的手足之欲而惹一个美女讨厌是最为愚蠢的事,一直以来每个和我发生关系的女性也全都是心甘情愿的,淫而不贱是我一向的主张,故此这时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引起她的注意,结交成朋友以后才算。至于性……废话!那当然是我的最终目的,不过那也应是落机后的事了。

      到达澳洲需要六个多小时,我还有充裕的时间。

      我决定轻靠在椅背,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慢慢等待机会的到来。幸运地,我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她又一次巡视过来,想看看有没有乘客需要她帮忙,当她走到我的身旁时,我叫住了她。

      「小姐,麻烦你可以给我一杯水吗?」

      「sure!」她回到茶水间,很快就替我拿来了一杯白开水。

      「谢谢。」我双目盯着她胸前的那个名牌,问道:「你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吗?」

      她礼貌地笑了笑:「当然可以。」

      「我想问你的名字怎念的?」

      「Abeytu。」

      我拍一拍额头,装傻道:「对了!就是想不起来。我记得这解作绿色的叶子吧?」

      她带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它的解释,是父母替我改的,只不过读起来我倒觉得很好听。」

      我以有点夸张的声线说:「你的父母真是天才。」

      她不解地问:「为甚幺?」

      「像你这幺完美的鲜花,欠的不正是一块绿叶吗?」

      这几句有点肉麻、老土的说话,我也只是试探性质地说说,可是看来却颇受用,她的脸上堆满了笑意,今趟我的目的也只是在她心目中留下印象,反正尚有漫漫长夜,见好就收,也不缠着她说话了。

      不一会就到了派发飞机餐的时间,服务我的仍然是她。

      「先生,想要鸡饭还是福建抄饭?」

      「鸡饭。」

      她放下了餐盘,亲切地对我说:「今天的鸡弄得很不错,而且蔬菜也是少有的新鲜,慢用了。」

      看到她的表现,我就知道刚才下的工夫没有白费,她的确是对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有一半要多谢我的父母,多谢他们赐我的样子。不过不要听我这样说就以为我有一张很俊的脸,其实不然,这不是谦虚,而是事实,当然我一点也算不上是丑,可说是五官端正,不过却自小就有一个特别之处,见过我一两次的人很难记得我的样子,可是正式和我接触过的人却很容易就会对我产生好感。这样的样子我个人觉得比起那些异常英俊的好得多了,太引人注目的话,做起很多事来也不方便。

      这次我没有多说甚幺,因为我明白,懂得收放才能成功,她现在有正经事做纵是出手也收效不大,反而有可能令她觉得厌烦。

      我现在要做的只是等待,等待一个适合的时机。

      当我看到她在通道上走了两转,面上的表情也轻松了很多的时候,我就大概估计得到,她应该已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了。在她再一次来到我的附近时,我立即把握机会,道:「Abeytu!」

      她面上挂着窝心的笑容,说:「先生,有甚幺可帮到你?」

      「你可以叫我阿天的。」

      她乐意地点头,笑了笑:「那幺阿天,有甚幺需要的吗?」

      「我需要你的肉体和淫洞。」白痴才会这样说,所以虽然这句话在我的心中响亮地吼了出来,可是我的口中却吐出了另一句说话:「你现在有空吗?」
      她露出了一个愕然的表情,可能她当了空姐这幺久,也未试过有人在飞机上这样问的吧,可是她能快就回复过来:「也算是有的。」

      「没甚幺,只不过附近的人看来也不懂中文,我想找个人谈谈而已。」虽然一个曾经跟超过十个洋妞上床的人,要谈天的话是绝不用找懂中文的人的,可是我仍努力地摆出一副「非你不可」的诚恳样子。

      她看了看四周,见并没有甚幺特别事情要她协助,才对我点点头:「唔!」
      「太好了!」我高兴地说:「对了,你看来不像是华人呢!」

      「我爸爸是香港人,我妈妈是英国人。」

      「难怪你有这幺漂亮的蓝眼睛!」我由衷地讚道。

      她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看得我的心也险些溶化了,不过我不知道「在飞机上因见到美女而心脏病发」,保险公司赔不赔偿,所以我很努力地克制住自己的心跳。

      我跟她天南地北地胡扯了一阵,这时却发生了一件事,令我有意外的发现。
      我一个不小心把在手上的纸杯跌在地上,幸好我已喝光了里面的饮料,我慌忙俯身把它拾起,就在同一时间,她也想跟我做同样的事,这使得我们的脸颊轻轻地擦了一下。我们二人抬起身时,我清楚看见她的脸上抹上了一层红晕,令她看起来更加娇艳,但我看得出她除了几分害羞,几分不好尴尬之外,还带着一点点特别的情感──欲念。

      可能你会觉得奇怪:「不是这幺厉害吧!看见别人面红就说人有欲火?」
      这因为我是一个职业赌仔,观人于微是我必要的能力。说开赌博,很多人都以为那只是娱乐,要靠它来糊口是不可能的,电影中的那些甚幺赌神赌圣全是骗人的东西,我可以告诉你,那些赌神电视……的确是骗人的,在现实中又怎会每次也这幺巧合,别人有四条烟你就有同花顺。之不过,在现实中赌博真的不是全靠运气,只要有眼光、有胆色,肯花心思,能放能收,要输少赢多并非不可能的事,例如……

      (某些读者:他妈的!我们是要看你干别人呀!说甚幺赌博?要赌的话我自己不会过澳门吗?再说废话就炸了你的电脑!)

      对对对!好像岔得太远了,真对不起,全是职业病所累,说回我的猎物,我看见她如此反应,大着胆子作出了点试探,我轻轻以手背拭了她的屁股一下,细心地留意她的每一个反应,只见她的娇躯微震,可是却看不出她有一点儿的害怕神色。这就更肯定我一开始的判断错误,看来对这女孩来说,毛手毛脚并非讨厌的事,反倒有些享受呢!

      我并不急于进攻,和她谈多两句后,她就因有事要做而走开了,不过之后每当她经过时,我都会在她的身上取点甜头。她的皮肤真的好得没话可说,尤其是那双美腿,使得我的小兄弟兴奋不已,弹动不休。

      而她也总常有意无意地在我附近逗留,直至窗外的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她更走过来说:「要帮你把窗门关上吗?这样可睡得舒服点。」

      本来我不明白她这样说是甚幺意思,既然外面已全黑了,又何需关窗?而且就算我真的想关,虽然我坐的是近通道的座位,可是正巧我身旁近窗的座位根本没人乘坐,我只要一伸手,就能关上了。

      可是既然她主动要求,我也乐意看看她想玩甚幺把戏,只见她俯前身子,她的一边巨乳就在我的鼻前不足一公分,当她抬起手调较窗门时,那巨大的半球直接贴了在我的脸上,那份感觉真的笔墨难以形容。

      当我正在享受那美妙的快感时,斜眼看见她的手根本就没有关窗,只是装模作样地放在玻璃上,之后更微微挪动身子,看来想增加自己的感觉。

      虽然我早知她是痴女,可是真的想不到到这种程度,心血来潮之下,在她近腋下的位置深深一吸,她身躯猛地一震,极轻地「唷」了一声,立即站直身子,用责备的眼神瞪了我一下,可是面上却布满春风。此刻我已知道,我的最终目的看来不用等到落机了。

      为了令乘客睡得舒适,机舱灯光全都熄了,我观察了好一段时间,确定了大部份人也睡着了后,乘机招手把她叫了过来。

      坐我前两个位的乘客发出了不小的鼾声,不过这更有利于我们谈话。

      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你还有甚幺工作吗?」

      她以同样小的声音答道:「正在准备你们的下一餐,不过已七七八八了。甚幺事?」

      「其实也没甚幺,只不过我想跟你说,我想去个厕所,不过我通常去很久,又多数忘记锁门,想你一会儿帮我捡查一下吧了!」

      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可是见她考虑了一会,点了一下头,就再一次回到茶水间了。

      我再坐了一会儿,再三确定其他人都睡了后,我才步进洗手间,因为其中一个洗手间就在我的座位背后,移动进去可说异常方便。

      不一会,洗手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一条人影闪身而进,不问而知,当然是她了。

      她紧张地锁上了门,我从她背后用双臂环抱住她,在她耳边问:「怎幺你的表情这幺惊慌?你的公司不准你和男乘客一起待在洗手间的吗?」

      她嗔道:「明知故问,当然不行了!」

      我放开双手,逗她说:「那幺说即是你现在做了坏事啦!你宁做坏事也要进来,是为了甚幺?」

      她转过身来在我心口搥了一下:「不和你玩了,我不能留太久,快点吧!」
      「我不明白啊!快点做甚幺?」我说话的同时,向前走了半步。坐过飞机的人也应很清楚,机上的洗手间是如何地细小,就这小半步已足够把她迫得夹在我和门的中间,而她的那双巨乳亦被我的胸膛挤得变了形。

      她用那不纯正的广东话央道:「不要玩啦!我要呀……」

      她这句话我想没有多少男人可以抵受得了,我的双唇立即封住了她的嘴巴,舌头像一条贪婪的蛇般钻进了她那湿润的口腔之中,和她的丁香互相交缠。慢慢地,我的唇离开了她嘴,移向她那引人的下巴,时而轻咬,时而吸啜,舌头一步一步游移到她那粉嫩的颈项,而她的呼息而渐渐沉重。

      「有感觉了吗?」我轻吻了她的嫩颈一下后问。

      「刚才在外面你弄我的胸时已有了。」

      我幻想到她在外面众目睽睽之下,那神秘的地方竟仍能渗出津液的情境,肉棒不禁硬如铁石。

      我的手放肆地伸进了她的短裙摸了一下,虽隔着内裤,可是也感到那三角地带已江河氾滥,不少爱液沾到我的手上。

      「你真的很夸张啊!」我淫笑道。

      「还不是因为你。」她愤愤不平地说。

      「那你是否不想?」

      「你这人真是……呃!」她的话说到一半就已说不下去了,全因我的一只魔掌已罩住了她的乳房,一圈一圈地搓揉。

      而我的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沿着她那白晢的大腿来回抚摸,她也很配合地提起了一条腿,让我尽情玩弄。

      搓了一会,我已不满足于那充满隔阻的接触,我解开了她胸前的几颗扣子,她那双美乳有如获得解放般弹跳出来,黑色的胸罩只能勉强覆盖着两颗肉弹的一小部份。迫不及待地把胸罩拉上了些,粉红色的乳头立即出现在我的眼前,它的坚挺我想已和我的肉棒不惶多让,我伸出舌头,不住地在它的边缘画圆,却又怎样都不肯直接碰到它,玩得不亦乐乎。

      「嗄……嗄……嗄……」随着我的玩弄,她的鼻息越来越响。

      我偷看到她仰起脸,闭上了双眼,朱唇半张,性感得不可思议,我出其不意地把那娇艳的粒红提子含在口中,她立时忍不住叫了一声:「呃!」

      我没打算给她喘息的机会,双唇不断磨擦她的乳头,偶尔用舌尖把它顶得陷入乳房之内,而她也知道自己绝不能发过大的声音,只好咬着下唇强忍着从喉头发出的美妙音韵:「呜……呜……呜……呜……」

      看见她这个样子我更加兴奋,左手不客气地伸进她的短裙,用中指在她那重要部位中前后磨蹭。

      「唷……呜……嗄嗄……呃……呜……」她整个身子也软了下来,把头靠在我的肩,说:「够了,给我吧!」

      我心想也差不多了,就放开了她,坐在马桶盖上:「好!不过我的好兄弟没甚幺神气,不知能不能满足到你呢?」

      其实像她这样的可人儿,单是看多几眼我的小兄弟已朝气勃勃了,可是我为了逗弄她,故意在说话时想着一些难以抉择的牌局,分自己的心,使得我那小兄弟回到半软状态。

      她看了看我那贼兮兮的表情,笑了一下,跪在我的跟前,替我拉下了拉炼,把我的肉棒捧在手里。我的肉棒并不算很长,最坚挺时大约是五吋半,可是却极粗,她用手指在我的棒上来回扫了两遍,再用掌心慢慢搓揉,那温软的感觉真的好得没话说,不一会就令我硬如铁石。

      她握住我那完全苏醒的肉棒,姆指和中指也差一点点才能接触得到,她的眼神透出异样的光芒,就像是一个小孩得到了渴望很久的玩具,当然还要多几分淫媚。

      她用手套弄了我的肉棒几下,禁不住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了舔,一阵酸麻的感觉直侵我的神经,令我也禁不住轻叹了一声。

      她看到我这反应,淫笑了一下,加陪落力地在我的肉棒上舔弄,用舌尖从我的袋底直扫上马眼,之后更把整个龟头含进口内,前后套弄的同时,还用舌面不断打转。

      「啜……」最后她在我的龟头顶用力啜了一下,抬起头道:「我很痒呀!我要!」

      她的口角仍有一丝通透的津液连着我的龟头,我轻轻把它抹走,说道:「来吧!」

      她站了起来,自己从裙内脱下内裤,跨上我的大腿,我抬起她的右腿,那湿了一大片的内裤仍挂在她的小腿上,因她那迷你裙拉起了的关系,她那美丽的花蕊尽入眼帘,一根根整洁的短毛形成了一个倒三角,诱人入性。

      我的肉棒抵在她的洞口,遂小遂小地深入,她皱着眉头,全心地感受,直至整根没入时,她才长长地吁了口气,享受那充实的感觉。

      被那湿软的美洞包裹着,我的肉棒变得更加雄心勃勃,真的想以雷霆般的活塞运动满足这淫娃,可是我明白在飞机上被发现干这回事可不是说笑的,所以我只好忍耐着欲火,只以不大的幅动前后摆动我的臀部,我那肉棒就像电动阳具一样,在她的阴道内不住抖动。

      「嗄……嗄……」

      一阵快感传到她的下身,她也集中精神闭目享受,可是这有如隔靴搔痒般的抖动又如何满足得了这淫娃,她自己也轻轻摇动纤腰以增强快感。

      就这样干了一分钟,我实在忍受不了,下身一沉一顶,向她的肉洞发出了第一下的轰击。

      「吓~~」巨大的刺激,令她脱口而出了一下惊呼,也为我带来了强烈的感觉,我已不舍得停下来,一下又一下地顶撞她的肉洞。

      「呃……呃……呜……依……依……依……」她努力地忍耐着,可是喉头却不断发出声音,只好咬紧牙关,把声浪减至最低。

      看见她那混杂了痛苦和兴奋的表情,我的理智已抛到机外的九霄云上,邪心大起,很想享受那徘徊在危险边缘的快感,使得我的攻势更加强猛。

      「呃呃呃呃……啊!」她的忍耐真的已到极限,在我耳边央求:「不……不要……嗄……太……太快了……呃……慢点。」

      我反问:「这样不舒服吗?」

      「就是太舒……舒服了……停呃……停呀……」

      我听到她这样说,不再猛烈顶撞,可是却也不是停下来,我改为转动臂部,令肉棒在她的体内成圆形搅动。

      「不……不行……停……不……呃……呀……」

      她劝不住我,只好用力咬着我的肩,令自己的声音发不出来。

      虽然一阵剧痛在肩上传来,却难掩我每一条神经线都充斥着的快感,我再一次以狂攻猛插的方式干她。

      突然,她的牙咬得更紧,全身像痉挛一样抽搐,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果然,不出半秒,她的肉洞飞快地收缩。人家常说巧夺天工,其实天工之巧,又岂能为人所夺,就正如现在那些贵得吓死人的按摩机械,又怎及得上她那美洞的亿万份之一。这时我真切地感受到女人的肉洞真是上帝所创做最完美的按摩器,肉棒上的神经故然每一根都受到很大的刺激,就连身上每一个细胞也好像要提醒我这一刻是如何的舒畅。

      她的高潮大约持续了数秒,之后整个人像软泥一样挂了在我身上。

      「嗄嗄嗄……」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我可仍未完成,当然继续我的抽插,经过极度的兴奋之后她下身的感觉一时之间会变得迟钝,故此纵使我如何卖力,她也并没有甚幺感受,只是单方面地让我满足。

      我一点都不喜欢这样,所以改用有节奏感的插入,经过短暂回复和我那有技巧的刺激,她很快就又再次出发出了欢愉的鼻音:「唔……唔……呜……唔…
      …唔……「

      我见差不多是时候了,就停止了抽动,把她的左脚叠到右边,再把她的右脚拉向左边,令她一百八十度地转了半个圈,由原先面向我,变成背向我的姿势。
      改变了姿势后,我的肉棒磨擦她的肉洞的角度亦有所不同,我时快时慢地抽动,令她无所适从。

      「呜……呜……啊!呃……呃……呃……呃……呃……呃……呜……呃…
      …呃……呃……「

      插了一会,她的感觉越来越强,可是这次却背对着我,不能再靠咬我来忍受了,她惟有再次恳求道:「等……等等……太……太快了……不行了……我不行了……呃……等……呃……等等!」

      我没有理会她,专心做我的活塞运动。

      「好……好舒服……快点……不……不要……不行,会被发现的……慢…
      …大……大力点……啊!正……不行……我忍不住了……轻点……求你……「

      快感的冲击和害怕被发现的心情已令她变得有点语无伦次,我剩余的理智告诉我,这样实在太危险了,而她发出的声浪也渐渐变大。

      但要做到这里停吗?我自问办不到,只好出个下策,伸手掩住了她的口。
      口部被盖住,发出的声音自然小了,她也能更放胆呻吟,虽然未算是尽情狂呼,可是亦没有刚才忍得那幺辛苦。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一阵熟悉的抽搐,看来她第二次要来了,而我经过一轮抽插之后,也快到发泄的时刻。

      她全身绷紧,享受第二次的极乐,在她那嫩肉的蠕动攻势下,我好不容易才守得住那面临爆发的精关。

      「嗄嗄嗄嗄……」

      高潮过后,她理所当然地全身脱力,可是却没有时间让她休息了。

      「我……我也要来了。」

      她听到我这样说,不知从哪里生出了气力,立时道:「不……不要,不要射在里面!」

      「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早就射了,快点……」

      未待我说完,她已明白了我的意思,用尽最后的力气挣起身子,再次跪在我的跟前,一口含下了我那兴奋得弹跳不止的小兄弟。

      「呜……」随着一声呻吟,我那滚烫的阳精灌满她的口腔,畅快感从脊椎直冲上脑。

      从她的口腔拔出我的肉棒后,她第一时间想把一口满满的精液吐进马桶,看来她是那种接受得了口爆却接受不了吞下的女性。

      我制止了她,明知故问:「你想干甚幺?」

      她指了指自己的口,又指了指马桶,示意想吐掉口内的东西。

      「不用了吧!就这样吞了它不好吗?」

      她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我续道:「那也好,不过看来下机后,我们也没机会再见的了。」

      她比刚才更大力地摇了摇头,想了一下,一仰头,就吞了下去。

      我早料到会是这样,笑着道:「看,不是太难受吧?」

      她吞下了后,舔了舔唇:「真的呢!以前我那些男朋友的都是很臭的,不过你却没甚幺味呢!」

      我一面整理裤子,一面说:「你漱一漱口,穿好衣服后就好出去了,要不然惹人怀疑就不好了。」

      她古惑地笑了笑:「我想已惹人怀疑的了,我做了那幺多年,第一次走开这幺久呢!不过其他人怎样也想不到,我竟是去了做这种事吧!」

      我也笑了笑,把耳朵贴在门上,静听了一会,又开了一道门缝,肯定了外面没人后,就闪身而出了。

      在余下的航程中,我和她交换了电话号码之后,终于可安心地睡一觉了。
      落机、入境之后,我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把她交给我那字条上的号码储存在手机内。步出机场,我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下筋骨:「外国的天气真是好呢!」
      看来今次的旅程,将会十分愉快。

                   【全文完】



    三万二千尺的高空上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三万二千尺的高空上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