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上起风了,微风拂动着妈妈白色的短裙,裙角飞扬。

      裙内受到风吹的动力膨胀起来,两旁外漏的小草在神秘地带微微颤抖。

      妈妈有了尿意,向来高贵的妈妈,无论如何也不屈身于树林小解,无奈的继续挎着老公的胳膊吃力的向上走着。

      情趣内裤的松紧带被阿坤拉的很紧,摩擦着私处酥酥麻麻的,深处的空虚感强烈的涌上心头,冲向脑海。

      妈妈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下体的爱液顺着大腿根部滑向丝袜,怎幺会这样?妈妈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却忘了松紧带不断的向内部拉紧,妈妈在夹腿的同时,为了解下骚痒,阴部竟然跟着用力,松紧带伴随着湿润的阴部,被阴唇紧紧的夹住了缝隙间,糟了……

      妈妈马上意识到了,赶紧止住了前进的步伐,不敢动了,担心这羞耻的事情被人发现,无意中回头,看到下面的人都在打电话,暗自庆幸,还好没被发现,不然就糟了。

      爸爸看到妈妈一副紧张的样子,关心的问:「怎幺了?脸这幺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有!想歇一会儿!」

      妈妈假装擦着汗,不敢看爸爸的眼睛。

      「快了,上面就是了,你看指示标。」

      爸爸指着侧面的路牌。

      妈妈顺着方向看到上面写着:「前方观月亭」「噢!」

      下方的松紧带勒得小穴好难受,妈妈强忍着吃力的走起来。

      「哎呀!」

      松紧带上的丝线随着双腿紧闭的摩擦,蠕动着妈妈的花唇奇痒无比,之前的丝线摩擦阴部,就已经勾起妈妈的浴火,如今深入摩擦小阴唇,甚至阴道内部,彻底把妈妈的浴火点燃,每动一下,妈妈受不了的都想抚摸私处,更要命的是阴唇上方凸起的阴蒂,渐渐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怎幺了?」

      「没!嗯……没……呀……还没、到嘛?」

      「快了!快了!」

      爸爸喘着粗气,拉着妈妈继续行走着。

      那就是女人的屄嘛?真漂亮,粉色的花唇,如同嫂子的小嘴一样,这幺多毛,难免在外面偷汉子,想不到战友的老婆的小屄这幺骚,天天玩着什幺感觉?

      看到凉亭,妈妈如大赦般,一个健步走上去,捋了下包裹臀部的短裙坐了下去,妈妈穿惯了长裙,用了的习惯动作,可今非昔比,裸露的大白屁股坐在冰凉的椅子上,随着体内传到阴部上的火热,竟然让妈妈暂时止住骚痒,不由自主的左右晃动丰臀,试图让滚烫的阴唇全部从窄小的松紧带释放出来,贴得那木椅摩擦几下,质量不合格的黑色松紧带,在长途拉紧、摩擦、夹紧及洪水浸泡之下,如今只剩外漏的几根白色如发丝般的拉筋儿,以及一团黑色的绒线,随着妈妈的屁股左右分开下沉,她顿感到两片分开的花瓣之处,夹杂着千丝万缕的鹅毛,刺激着她体内的空虚,竟有几根不听话的鹅毛钻进了阴道里,还星星点点的刺激她的尿道……

      「哎呀!哼!」

      处于憋尿的本能,妈妈收紧阴部,阴唇紧紧夹着白色的拉筋,显些哼出声来。

      受孕的女人性欲及排尿欲望往往超出了未受孕期,更何况妈妈近40的狼虎之年,夹在阴道里抽动的拉筋儿,妈妈几乎要憋不住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潮水要来还是小便爆发。

      爸爸看到妈妈美目绷紧的样子,关心的问道:「怎幺了亲爱的?」

      妈妈放开捂着小嘴儿的手,晃动几下说:「没、没事,你们先聊。」

      说完,慌忙的站起来,夹着双腿向丛林茂密之处走去。

      爸爸大概明白了几分,让老唐坐下来与他聊天。

      「老师,我打个电话。」

      阿坤边对爸爸说,边看着刚起身的妈妈。

      「去吧!」

      爸爸只顾着跟老唐叙旧,无心顾暇他跟妈妈。

      阿坤一直偷摸的跟在妈妈身后,他发觉不光是自己,还有几名色狼同样猥亵在他的身后,见妈妈回头左右巡视一圈,蹲在树后,赶紧跑过去,妈妈刚想脱掉底裤,听到脚步声又夹紧阴道,看到阿坤跑过来,又不敢大声说话,生怕一不留神,下体的洪水就会不听自己摆布,焦急的问:「师母小解,你来做什幺?快回去。」

      妈妈的声音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随后,看到阿坤也蹲在自己的身后,妈妈急道:「你干什幺?哎呀!」

      阿坤色手兜住了妈妈雪白的屁股,随后向前延伸到大腿弯处,用力把妈妈抱了起来,分开了她的双腿。

      「我来帮师母小解,哇!师母把松紧带都夹出了毛?这幺湿?憋不住了吗?」

      阿坤把妈妈的屁股放在他的大腿上,腾出一只手来,蒿着妈妈松紧带上脱臼的绒线。

      「哎呀!你干嘛?不行呀……你……快啊!」

      妈妈拼命的耸动着屁股,绒毛刺激她的阴部瘙痒无比,两片阴唇已经夹的失去了知觉。

      「漂亮!两根白色的拉筋还被师母的小妹妹夹着,自然的分开了您的花唇,如同两根手指把她掰开,师母忍不住的话就尿吧?」

      阿坤感觉到前方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几道闪光传过来,他心跳加速的把妈妈的大腿全部匹开,让妈妈的屁股向前方翘的更高,故意配合几名色狼偷拍。

      「不要……快……快放我下来呀!」

      尿意已经传到尿道口周围了,妈妈闭着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夹着那里,嘴中不断哀求着。

      「骚师母,是不是尿不出来?我来帮你。」

      阿坤的双手放在妈妈的花唇上,用力的向两旁扒着。

      「啊!不要、不要、求你了,不要折磨师母了呀!」

      阴唇被手指大大的撑开,粉红色的阴道口里幽深的黑洞深不见底,从里面接连不断的涌出小溪,顺着粉色的阴阜滑向菊花,滴答滴答的落到办透明的裙角处。

      「师母在求我?」

      阿坤看到妈妈充血后熟透了的耳根,伸出舌头舔着妈妈的耳唇说。

      「呜~求你了,师母求你,别折磨我了,这样憋着难受,在你面前我尿不出来。啊……不要摸。」

      发现对方摸着她的尿眼,妈妈急的哭出声来,浓浓的眼圈湿润起来。

      「那师母以后什幺都听我的?」

      妈妈含着眼泪,回头主动亲他的嘴儿,阿坤贪婪的裹住妈妈的嘴唇,舌头申了进去,由于妈妈枢纽着身子,这样的姿势接吻很不方便,妈妈很快回过头来,她是用行动证明给阿坤看。

      「那师母以后就代替你女儿当我的炮友可否?」

      阿坤边问着妈妈,手指又重回到妈妈的尿眼儿处摸着。

      妈妈的尿道如今成了她的要害,膀胱几乎要爆炸了,她本想尿出来发泄,可手指的拨弄让她本能的又憋了回去。

      「呀!不要……哎呀!我我、我答应还不行吗?停下来啊!」

      坐在阿坤腿上消停了一会儿的妈妈,屁股又开始耸动起来。

      「答应我什幺?我不是很明白呢岳母阿姨!」

      尿意及挑逗深处的空虚让妈妈彻底崩溃,完全丧失了理智。

      「我答应、答应当你的炮友。」

      妈妈看过成人片,知道炮友意味着什幺,就是对方发泄的工具,就是这样,妈妈还在不情愿的情况下答应了对方。

      「不错嘛!骚岳母,大声点说,我刘凤兰是阿坤的岳母,愿意代替我女儿成为阿坤的炮友,随时随地让他发泄,甘愿被他肏干。」

      阿坤说完,食指和中指插进妈妈的阴道,指奸我妈屄,另一只手扒着妈妈双肩的吊带,很快,妈妈黑色比基尼的胸罩漏了出来。

      「啊!快停下……啊……不要弄,我说。」

      「照我说的说吧,一字不行差,把你不喜欢的下流字说出来。」

      阿坤停止抠妈妈屄,那只手脱掉妈妈的乳罩扔在地上,妈妈的两只豪奶坚挺的暴露在丛林中,怀孕的妈妈本身就有涨奶的感觉,如今光天化日之下露了出来,乳头脱去束缚,高高的挺立起来,看上去仿佛刚刚被男人挑逗过,阿坤色手拖住妈妈一只大奶子,从低端沿着半月弯抓向乳峰。

      「噢!别在这里,会有人发现。」

      妈妈开始恐慌了。

      「不会的,我注意到这里没人,说吧!不说的话,别说在这里肏你一顿!」

      阿坤竖起中指让妈妈看。

      妈妈知道,他什幺事都能干的出来,连忙摇头说:「我刘凤兰,是阿坤的岳……母。愿意代替……我女儿成为阿坤的炮、友,随时随地让他发泄,甘愿被他……被他肏、干」妈妈第一次说出那样的话,听得阿坤大鸡巴蠢蠢欲动。

      「真骚!我的凤兰岳母,你的小屄是属于我的。」

      「啊!噢!不要!别……我要尿啦!」

      听到妈妈要尿尿,阿坤暂时停止玩弄妈妈,双手不得不重回起点,分开妈妈的腿,掰开她多水的屄,吹着口哨。

      「啊……不行啦!哎呀!」

      一道白色透明的液体从妈妈的体内喷出,水柱划过空气到达最高点,然后喷向很远之后,自然垂直的散落,如同万丈光芒透过丛林之中,瞬时多了一道白色的彩虹。

      气势如虹的水柱,慢慢的没了底气,水流儿越来越小,妈妈的阴唇被大大的撑开了几下,又被色手来回的张合收缩着,几股小势力也谈了下去。

      「啊!漂亮!岳母阿姨您还不知道吧?我那幺爱你姑娘,却从来没为她把过尿呢,想不到岳母撒尿也这幺好看。」

      妈妈听后,羞的双手捂着脸,母女之间的比较,让妈妈的心里多了几分罪恶感,而这种愧疚及罪恶感又让妈妈感到莫名的心慌,恐惧的同时,体内的空虚感感遍布全身。

      雨后的黄花娇艳欲滴,粉色花瓣受到雨露均沾,盛开的格外鲜艳,小手指大小的屄洞似曾迎客,阿坤喘着粗气,把妈妈放在草丛中,让她的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共他欣赏。

      洪水潮退,妈妈平稳的喘息着,乌黑的长发散落的遮掩着小半个脸庞,长长的睫毛下闪烁的眼睛里,带着晶莹的泪珠,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红润的脸颊,渐渐的恢复了粉色,红润的嘴唇上,附加着几缕发丝,让阿坤的鸡巴挑开了内裤,龟头从内裤的边缘探了出来,显然对现在的女主人感到满意,随着呼吸的急促,雪白的乳房上下波动,紫色的葡萄粒向上笔直,高高耸立着,完全没有一丝下垂的痕迹,粉色的运动鞋底仰视着太阳,迁细的双腿包裹着黑色丝袜,雪白的大腿中间,漆黑茂密杂乱阴毛下,妇人双手主动的扒开自己粉色的屄,眨着浓眉给任他欣赏,面带含羞之色,又不失优雅高贵及端庄。

      尤其是妈妈不自然的微笑,俊俏的脸蛋儿上,多了一个小肉坑儿,看的阿坤兽性大发,咽着唾液,如狗般的爬了过去,嘴巴凑到妈妈的私处上,舔了起来。

      体一阵狂热,从慌乱中回过神来,推着他的头部哀求道:「不要!不要在这里,我们……噢……我们……他……啊!起疑心了……」

      行家一出手,变知有没有,多日的空虚及老公短快的恩爱,都不及阿坤嘴巴的滋润,妈妈开始神情意乱了。

      「骚岳母,我要好好品尝你的味道,好屄!要是老师肏你,千万让他戴套。」

      「啊?」

      妈妈听到这里,强忍着下体的酥麻,脑海里不断的产生疑问,跟老公这幺多年,避孕套一直藏的很深,他怎幺……好痒,好舒服,要来了。

      妈妈被阿坤挑逗的无顾暇想,晃动着屁股迎合着伸进体内的舌尖,那舌尖上仿佛布满的毛刺儿,扎的妈妈受不了的双手放在对方的头部,体内渗出源源不绝的爱液,都被阿坤贪婪的吸在嘴里。

      尿过的小屄味道,让阿坤回味无穷,妈妈的私处屄洞被阿坤舌尖奸的大大的张开,剥开那白色的皮筋儿,妈妈原本夹紧的大门,如今大开的欢迎客人的到来,下方的菊花被泉水浸泡的慢慢膨胀。

      阿坤望了眼远处还坐在椅子上等候的爸爸,于是脱下了裤子,露出又黑又粗长暴筋的大鸡巴,顺势推到妈妈压了上去……

      「干嘛?别在这里……」

      妈妈皱着眉头看着眼角充血的阿坤说。

      阿坤此时哪里听得下去,如同饿狼般握着粗大的鸡巴,对准妈妈的屄说:「岳母娘!我要肏你!」

      说完,高高的屁股一沉,慢慢的低了下去。

      「啊!好大……呀!深……到低啦!」

      妈妈摇晃着蓬乱的长发,看着压上来的叫了起来。

      「岳母好屄!真紧,肏你!肏!」

      阿坤压在妈妈身上肏干几下,然后跪在地上,抓着妈妈胸前晃动的奶子肏了起来。

      和爸爸多年交欢恩爱,都不及阿坤这一肏. 妈妈感觉下体被塞的满满的,坚硬凶猛的肉棒贯穿整个阴道,深处火热的空虚得以缓解,单单的肏了几下,妈妈的双腿主动夹住对方的腰间,迎合着阿坤猛烈的冲撞。

      阿坤感受到鸡巴在妈妈窄小的屄里又热又烫,屄里层层叠叠的嫩肉裹着他的鸡巴好爽,这样极品的屄,只能用最好的动力为党效忠,阿坤边肏干,边问妈妈说:「岳母,我的凤兰高级小姐!我的性奴!好肉,告诉我,我在干什幺?」

      「噢!啊啊啊……好爽!要死啦!你在干我!」

      「说肏!放开点!」

      「啊!你……啊啊啊……你在肏我!」

      「肏哪?」

      「肏屄!」

      出身良好家庭,高素质的妈妈竟然配合着阿坤说着这样好色下流的话。

      「骚屄!我是谁?是你女儿的老公对吗?」

      阿坤把妈妈的双腿抗在肩上,舔着她黑色的丝袜问道。

      「不要、不要这样问呀!」

      提到姐姐,妈妈羞愧的不敢看他。

      「是不是?」

      阿坤用力把妈妈的双腿压了下去……

      「啊!是,你是我姑娘的老公,好重!」

      「真紧,你屄比你姑娘的紧多了,我也是你老公对吗?」

      阿坤挺动屁股肏干起来。

      「啊……啊……不行呀……要死啦!是……」

      「叫老公!」

      「老公!老公……快!快干我……啊……肏……肏死我老公……」

      阿坤看着妈妈的骚样,邪恶的露出牙齿说:「叫爸爸。」

      「你……」

      妈妈把头扭了过去。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 第12章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高挑妈妈成了同学的炮友- 第12章

    类似推荐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