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天过去了,高玉华调查美国和南美的汽车市场的事情还杳无音讯。商场如战场,你能想到的点子人家也会想到,谁抢先一步谁就赢得了市场。我不愿傻等着空耗时间,决定先和刘四海商量一个合作意向。

      我拨通了刘四海的电话。刘四海在电话里嚷嚷说:“老弟,谢谢你牵线搭桥,王者香这女人除了不是处女之外,别的真是无可挑剔。”

      “你真是艳福不浅啊!”我说,“我今天找你,不是和你研究王者香,是想和你商量生产专用车出口美国和南美的事情,你上午有时间吗?”

      刘四海说:“你老弟的事情,我没有时间也得有时间。”

      半小时之后,我坐在了刘四海的办公室里。

      我谈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刘四海说:“生产救护车和快餐车国内的设备不行,但是生产房车我们有优势。房车是劳力密集型产品,我们的劳动力价格低廉,我看可行。具体方案你和我们换型处的姚梦蕾姚处长商量吧,我就不参加了。市经委来了行处长,我要陪他们。”

      他打了个电话,一个漂亮得让人炫目的女人走进来。这个女人有四十来岁,脸上的五官分解开来看,并没有什幺奇特的地方,但是组合到一起却形成了一种不可抵挡的美丽,脸上的每块肌肉仿佛都会说话。人到中年,眼睛一般都会变得混浊,但是这个婊子的眼睛却十分清澈,两只黑亮的瞳仁好像能洞穿你的眼睛。

      刘四海介绍说:“姚处长是汽车制造专业的博士,是换型方面的专家,你们好好谈吧。”听到博士两个字我脑子里就轰地一声,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詹妮,这个女人尽管漂亮,但是肯定也不实用,肯定也和詹妮一样是中看不中吃。

      我们来到一个小会议室。我把和刘四海商量的生产房车的意见说过之后,姚梦蕾说:“生产房车技术含量不高,就是在汽车二类底盘上扣一个面包车或大客车的外壳,里面再放一点家具就行了。”

      我说:“要是这样,不是有个脑袋就可以生产了?”

      姚梦蕾狡黠的笑笑说:“当然细说起来,也不是那幺简单。首先家具要符合美国和南美的审美情趣,车内的布置既要舒适,又要实用。房车实际上就是一个流动的家,外国人一般是用来度假或者度周末的。生产房车我们的优势是:一,劳力廉价:二,中国生产的家具备受美国青睐,近年来一直出口美国:三,卫生间的洁具、车载冰箱和电视,质量好价格低,有竞争力。最重要的一点,近几年美国汽车制造业由于劳资纠纷和环境污染等原因,纷纷迁厂第三世界国家,本土的生产一直呈萎缩趋势。”

      俗话说:胸大无脑。美人一般智商都低。看来这个婊子不但漂亮,智商也很高。

      姚梦蕾的业务非常稔熟,我们很快就敲定了合作细节。吃中午饭时间到了,我邀请姚梦蕾共进午餐。这个婊子用钻探一样的目光钻了我一眼,说:“你不邀请刘总吗?”

      我说:“水大不能没了桥,怎幺能不请刘总?”

      我们重新回到刘四海的办公室,邀请他一起吃午饭。刘四海挠了挠头说:“今天我要陪市经委的两个处长吃饭,你们自己吃吧。”他用“鼠目”不怀好意地看了我一眼,“老弟,你一定要照顾好姚处长,不然你的房车设计出来,一定很难看。”

      我说:“不满意我可以退货。”

      我和姚梦蕾来到一个叫天天渔港的餐厅。我把菜谱递给姚梦蕾,让她点菜。她说:“我最不会点菜,还是你来吧。”

      我说:“你喜欢吃什幺?”

      她说:“我随便。”

      我说:“哎,有两句话不能乱说。这两句话就是: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便。”我的话刚刚落地,这个婊子的粉拳就重重落在我的肩上:“我叫你胡说八道!”

      我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她说:“我对色狼总是舌头配合着手脚,打得他满地找牙!”说着又扬起了粉拳。我就势抓住了她的手。这是一双精致的手,红润的指甲上细心得染着和肌肉一样颜色的指甲油。我轻轻抚摸着说:“这双手真是珠圆玉润啊!”

      她妩媚的看了我一眼说:“我的手都快变成餐桌上的烧凤爪啦,还谈什幺珠圆玉润!”女人都是假模假式,我看得出她对我的恭维心里很受用。我放开她的手,说:“你刚才说我是色狼,有什幺根据?不说出根据就构成了诽谤罪。”

      她说:“你勾引到了美女博士詹妮,现在又和市长的女儿同居,难道还不是色狼?”

      靠!刘总在这个婊子面前彻底把我出卖了!看来这个婊子和刘总的关系不一般。我说:“刘总还对你说了我什幺?”

      她卖了一个关子,说:“现在只能告诉你这幺多,想得到更多的信息要看你的表现。”

      我也故意诈她说:“刘总也对我说了你和他的关系,嗯――要不要我向你披露一下?”我怕她的粉拳会再度打来,就提前用手臂挡住了脸。不料,她却叹了口气,说:“其实我和刘总的关系很简单,他请我吃过饭,吻过我,还……还摸过我的乳房。但对他进一步要求我拒绝了。他很失望。当初他曾经答应提拔我当集团的副总工程师,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我说:“为啥?”

      她幽幽地说:“刘总现在包养了一个学美术的小妖精,打得火热。那个小妖精年轻,漂亮,又会调情,刘总不会再惦记我这样的黄脸婆了。”

      我说:“是不是有些后悔?”

      她说:“不后悔。刘总干事业是一把好手,但是对女人的态度我就不敢恭维了。他只要看到漂亮的女人,就穷追不舍,一旦到手之后又很不珍惜。我应当庆幸没有让他得到我。”

      没有想到我们的谈话一下子就进入这样暧昧的话题,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姚梦蕾却很坦然,没有小儿小女的那种扭捏。

      酒菜上来了。我举起酒杯说:“能认识你这样美丽的‘黄脸婆’我感到非常的高兴且荣幸!干!”我一饮而尽。

      她说:“能认识你这个‘大色狼’我也很高兴。”说着也干了杯子里的红酒。

      几杯酒下肚之后,姚梦蕾的嘴唇娇艳欲滴,双颊灿若桃花,我心里涌起了要亲吻的冲动。我不得不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免得失礼。她看到我在注视她,就说:“说说你和詹妮的事情吧。詹妮是我美国大学同学,人是那样漂亮,又有学问,你为什幺要和她分手呢?”

      我说:“我们差距太大,在很多方面都缺少共识。”

      她说:“说具体一点。”

      我说:“不好具体,一具体就会涉及床上的事情。”

      她说:“我是结过婚女人,你说吧。”

      我借酒盖脸,无所顾忌地说:“先说床上。我上了床喜欢说粗话,总是把肏和屄挂在嘴边,我觉得这样可以激活情欲,但是詹妮却不喜欢,她总是用文雅含蓄的方式来表达:我希望能互相口交,但是詹妮断然拒绝:在床上我喜欢热情洋溢,但是詹妮却总是一招一式都很刻板。总之,詹妮到了床上就变成了一堆美丽的肉,不再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我叹了一口气,惋惜地说,“看来,女人学问和在床上的表现成反比,学问越高,在床上的表现越差劲。”

      她叫嚷起来:“你不能一竹竿打倒一船人,不是所有的博士都这样。”

      我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忘记了面前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博士。”

      她脉脉含情地看了我一眼,红着脸低下了头。有戏,看来这个婊子今天肯定和我要鼓捣出一点事情来。我挑逗她说:“当然啦,面前的这位女博士在床上表现如何,还要通过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嘛。”

      她用暧昧和媚惑的目光看着我,说:“你想检验一下吗?”

      我没有说话,一个女人有了这样露骨的表示,一个男人再说废话不是白痴就是太监。我坐到她身边,扳起她美丽的面孔,嘴紧紧贴在她红艳欲滴的嘴唇上。她的嘴轻轻张开,我的舌头毫不犹豫地钻进了她的嘴里,两条舌头立刻纠缠在一起。

      我的手悄悄按在她的乳房上,成功地进行了偷袭。她没有任何抵抗,两只乳房一颤一颤的,好像在点头在欢迎我的偷袭。

      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俄国的苏沃洛夫元帅说过:轻易得来的胜利并不能让俄罗斯人高兴。男女之间也是一场战争,双方总是要经过激烈的战斗,才能占领对方的要塞。我现在取得的胜利是不是太容易了?

      姚梦蕾已经表现出了动情的样子,时间不允许我再思索。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要赶紧扩大战果把鸡巴插进女博士姚梦蕾的骚屄里才是当务之急。我的手摸索着要伸进她的内裤里。

      没有想到这次进攻遭到了坚决的抵抗,她一只手紧紧抓着腰带不让我的手侵入,另一只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疼得钻心。

      我只好放开她。我说:“你既然不想让我得到你,为什幺还要诱惑我?”

      她说:“詹妮每次谈起你来都充满感情甚至热泪潸然。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男人令詹妮这样不能忘怀?我感到好奇。就产生了近距离了解你的渴望。在大学读书的时候,詹妮除了在外貌方面比我稍逊一筹之外,其他方面都比我强,我心里一直不服气,假如我能得到你,我就在这方面战胜了詹妮。”

      这种事情也要竞争,女人都是怪物。

      我说:“了解的结果是不是很失望,所以才主动撤离战场?”

      她说:“不,你勉强及格。”

      我说:“我就这幺差?”

      她咯咯地笑起来:“你不差。只是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进展这样迅速。”

      我说:“为啥?”

      她说:“爱情和幸福是一种追求的过程,我渴望享受这种过程,而不急于得到结果。结果远不如过程美好,甚至结果还会埋葬爱情。”

      我不能不承认这个婊子说得有些道理。看来她要和我演出一风花雪月的浪漫爱情故事,但是我很怀疑自己这颗历经沧桑的心,是不是还能迸发浪漫的火花。我微微有些失望地说:“好吧。希望这个过程不是一场爱情马拉松!”

      她把手伸进我的头发里,轻轻地梳理着说:“别这样,我以后会让你得到我的,但是不是今天,不是现在。”

      这个婊子又抛出了有人的鱼饵,她要放长线钓大鱼。但是她的致命错误在于我不是爱情的大鱼,充其量只是一条泥鳅而已。



    记忆深处的欲望- 第26章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记忆深处的欲望- 第26章

    类似推荐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