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轿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

      根据集团老总的安排,我陪同南方某某有限责任总公司张总壹行出发了。

      「内地这几年变化真快啊!」张总兴致勃勃地说:「妳看,高速公路两旁的
    绿化特别漂亮,给人们的感觉很大气、很舒服,真是心旷神怡、流连忘返啊!」

      「是的。最近几年高速公路修得多,树木也栽得多。」我接着张总的话题,
    又说:「而且引进的项目也很多,要不,您这个大老板也不会来。」

      「嘿嘿!妳不愧是妳们集团的壹员干将,头脑清楚,爲人善良,能办大事,
    也很会说话!」张总壹边说着,壹边轻轻地朝着我的右腿上拍了两下。

      「嘻嘻!张总过奖了!我只是跑跑腿,办壹点具体事儿可以。」我接着说:
    「今天陪同您去考察的这个项目,那裏的投资环境很好,而且市场潜力很大。项
    目的全部资料,前几天我已经传给嫂子了。」

      「啊!我知道的,已经看到了。妳们的指导思想是很好的,准备工作是细致
    的,各类资料是扎实的。所以,我与妳的嫂子和几个董事壹商量,就来了。」张
    总文质彬彬,口若悬河,兴致很高。说到这裏,又朝着我的右腿上拍了两下,把
    手收了回去。

      「是的。听嫂子说,您对这个项目的前景比较看好。」我说。

      「不错,不错!这次要到现场认真看看,还要与他们敞开思想交换壹下意见。」
    张总诚挚地说。

      忽然,张总不知道想起了什麽事情,他的左手猛然抓住了我的右手,抓得紧
    紧的,拉到了他的怀中。他的善良慈祥、极具魅力的脸庞,略带微笑,认真地看
    着我,显得既非常真诚,又十分着急。他的两只炯炯有神的目光,牢牢地盯着我
    的双眼,久久不愿离开。

      我看出来了,张总好像是遇到了什麽难以解决的问题,有求于我。

      只见他急速地问:「喂!最近几天跟妳的嫂子上网聊天了吗?

      「嘻嘻嘻!」我缓缓地说:「聊了呀,怎麽了?」

      「妳们两个是典型的网迷,跟同性恋似的,壹聊就到晚上壹二点!」张总说
    着,松开了我的右手,伸出了他的左手的二拇指,朝着我的头上、右耳朵上敲了
    好几下,又朝着我的鼻梁上连续刮了四五次。

      接着,张总用五分严肃、五分和霭的口吻,悄悄地说:「妳们两个怎麽聊天,
    我不管,可是不能老是讲我的坏话啊。」

      「嘻嘻嘻!大哥啊!妳是真的冤枉我和嫂子了!」我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得
    特别开心,连「张总」这个称谓也不讲了。

      「妳不要以爲我什麽都不知道。」张总喃喃地说。

      「我们没有讲什麽呀。妳知道什麽?!」我说。

      「嘿嘿!妳嘴硬!还对我保密。」张总壹边说着,壹边把他的左手放在了我
    的右腿上,前后左右不停地抚摸着。

      稍许,张总爬在我的耳朵上说:「妳嫂子说得我的那些男女之间的事情,是
    没有的,妳不要相信啊。哎,她最近正在闹别扭,闹得有点过火了。请妳帮我说
    点好话,做点工作。好吗?」他的左手在我的右腿上壹直不停地抚摸着,速度正
    在逐步加快,力度好像也加重了壹些。顿时,我的全身有了壹种既说不清楚、又
    道不明白的感觉。

      「什麽呀,嫂子与我什麽也没有说。妳的事儿我不管,也管不了。」我讲话
    的声音很低,好像显得有气无力。张总的左手,既大、又厚、还柔软,已经顺着
    我的右腿往下摸去……

      到达目的地后,受到了当地官员和项目单位的热情欢迎,被安排住在当地最
    有名气的壹家四星级宾馆。

      晚上二十三点四十五分,我的手机响起了《难忘今宵》的乐曲,特别动听,
    特别诱人。

      我很想很想多听壹会儿。但是壹看,老公来的电话,连忙打开:「老公您好!」

      「夫人好!您们辛苦了!」老公显得非常高兴。

      「嘿嘿!」我笑哈哈地说:「老公,向您报告,请您指示。」接着,我把下
    午抵达目的地后,如何听取项目介绍,如何实地考察,如何具体洽谈等情况,详
    详细细地讲了。

      「哎呀!妳讲的,那都是妳们集团内部的事情,与我关系不大。」老公接着
    说:「我非常关心的是妳、是张总啊!是妳们两个啊!知道吗?我的小傻瓜。」
    说罢,他「哈哈哈」笑了。

      「知道了,谢谢老公了。」我的声音低了。

      「这是咱们的第壹次,壹定要旗开得胜!老公在这裏祝妳成功,不,祝我们
    成功!好吗?」老公斩钉截铁地说。

      「好。」我的声音更低了。

      「请问候张总好!妳们要保重身体。」老公讲得很慢很慢,接着,加重了语
    气:「特别要注意卫生!」

      「什麽呀,还没有的。」我的声音稍微高了壹点。

      「啊?怎麽了?!爲什麽?!什麽意思?!」老公军人出身的性格仍然没有
    改变,看来他真的着急了。

      「真的没有啊。妳别急的。」我的声音又低了。

      「妳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天快亮了啊?!」老公的嗓门更高了。

      「老公,不要着急啊,情况是这样的,妳听我慢慢说:下午听完彙报,考察
    完项目,交换完意见,就七点二十了。七点半吃的饭,喝酒和说话的时间太长了,
    黄段子不少,我的肚子都笑痛了,壹直到快十壹点才结束。这不,我刚洗过澡,
    就接到妳的电话了。」我说。

      「噢,是这麽回事啊。」老公接着放低了声音,问:「妳住的房间离张总近
    吗?后边的事儿咋说呢?」

      「嘿嘿嘿!」我笑着说:「老公,妳别瞎操心了,有情况壹定向妳如实报告。」

      「基础工作不是已经可以了吧?」老公关切地问。

      「网上与张总她们两口聊天,已经两个多月了,都说得差不多了,这妳知道。
    她们两口与咱们,很近很近啊,真的啊!都是壹个村的——『幸福村』。」说到
    这裏,我情不自禁地笑了,笑得前仰后合,特别开心,特别舒服!由于我笑得频
    率过高,胸部壹胀壹缩地运行过快,结果使裹在我胸部的壹条雪白的浴巾滑脱了
    下来,掉在了松软的地毯上。「嘻嘻!」自己把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

      「笑什麽?我问妳:今天的感觉好吗?」老公问罢,紧接着又说:「张总可
    是壹个有学问、有本事、有义气、有趣味的人。」

      「噢!网上聊天的感觉吧:对嫂子的印象很好,对他的印象还行。可是今天
    壹见面,我不知道怎麽搞的,心裏慌、直喘气,很不好意思。」我老老实实地回
    答老公的提问。

      「这可能跟大姑娘结婚前的感觉,好像差不多。妳想想:新媳妇壹上轿,她
    的心情可能很紧张了;进了婆婆家的门,她的心情可能平静了壹些;住了壹个晚
    上,到第二天,她的感觉可能就踏实了壹些;到了第三天,她的??????」
    老公十分认真地帮助我分析原因。

      「什麽呀!还『第三天』呢?!」我打断了老公的话。

      「哈哈哈!」老公笑了,问:「夫人,今天有什麽进展?很想听听。」

      我如实地做了回答:「张总与我『那个』了。今天在车上,他与我坐在壹起,
    第二排,他有点『那个』;吃饭时,我坐在他的右边,他有点『那个』;吃饭中
    间,他去卫生间,我给他带路,他有点『那个』;饭后上电梯,他喝得多了,我
    搀扶着他,他又有点『那个』。」

      「哎呀!我的夫人,到底是哪个『那个』?」老公迫不及待地问。

      「噢,老公,不要急吗,就是『那个』啊,妳知道的!昨天晚上和今天中午
    我出发前,妳还『那个』了。」我连忙给老公解释。

      「妳说的具体壹些!」老公真的着急了。我听见电话裏「啪」地壹声响,他
    好像拍了壹下什麽东西。

      「我身上的大部分地方,张总都摸到了。」我说。

      「都是什麽地方?」老公的口气有些缓和。

      「噢。我想想,主要有:两只手;两只胳膊;两只脚;壹个脖子;壹个背脊;
    壹个脸庞,包括头发和两只耳朵;两条腿,包括小腿、大腿,但是不包括腿窝儿,
    那个地方他没有动,真的啊!」说罢,我喘了壹口气。

      电话裏壹直鸦鹊无声,格外甯静。看来,老公正在聚精会神地聆听。

      他在公司,无论是作演讲,还是听报告,无论是主持召开会议,还是听别人
    彙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态度端正、情绪高涨、精力集中!而且他表现得非常
    虚心、非常细致、非常虔诚!

      我连续喝了两三口茶水,猛然想起「刚才还少讲了壹个」。于是,说:「老
    公,漏讲了壹个地方,我要补充!」

      「谢谢妳!我的好妻子!对我如此厚爱,如此真诚!」电话裏传来了老公特
    别爽朗、特别清脆的笑声。

      「那个地方不用讲了,我已经估计到了。」看来,我的老公非常兴奋,特别
    激动!

      「啊?!妳怎麽知道?」我惊讶地问。

      「嘿嘿嘿!」老公笑着说:「因爲妳的身上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很可能是胸
    部。」

      「嘻嘻嘻!」我也笑了:「妳坏、妳坏,妳真坏!」

      「后来呢?」老公问。

      「他说洗过澡就来,主要是说说话、聊聊天,不见不散。噢!门铃响了!8
    8」

      「叮铃铃!叮铃铃!」门铃响了。

      我壹路小跑地赶到门口,往窥视镜上壹望,连忙把门打开了。

      「哈哈哈」,张总摇晃着身体,用手扶着墙:「喝、喝多了,小姐,妳、妳
    好!」

      「什麽呀,已经是小姐她妈了」。我用左臂揣着张总的右臂,又用右手把门
    关住,使尽全力,好不容易才把张总搀扶到沙发上。

      「这壹杯是茶水,有点热;这壹杯是白开水,温的。」我把两杯水都端到了
    茶几上,先把白开水送到了张总的嘴边:「大哥,接住,拿好啊,不热,慢慢喝,
    多喝点。」

      张总接过茶杯,壹饮而尽。接着,他伸出了两只大手,几乎是同时,伸出了
    两个大拇指,说:「好!好!实在是好!」

      「什麽呀!大哥,妳多喝点水,好好休息壹下。」我壹边说着,壹边又拿起
    茶杯,给他加了半杯开水、半杯冷水,均匀地摇了几下,放在茶几上。紧接着,
    我又跑到卫生间,用开水烫了两条小毛巾,拿了出来。

      这时,张总又把第二杯白开水喝光了。只见他双手握着玻璃杯,紧紧地靠着
    胸口,两只眼睛静静地注视着我,喃喃地说:「成女士人就是好,好、好!有味
    儿!」

      「别说话,妳安静壹会儿,酒就醒了。」我连忙放下两条热毛巾,又从张总
    的手中接过玻璃杯,给他加满了白开水,放在茶几上。

      接着,我面朝着张总,微微地弯下了腰,用左手缓缓地托着他的头,用右手
    拿起壹条热毛巾,轻轻地佛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我的两只手紧紧地按着他的两
    个肩膀,说:「从现在开始,请大哥不要说话,要听话!喝过酒后,用热毛巾拂
    拂脸很舒服。」

      这时,张总显得特别老实,静静地靠着沙发,壹动也不动。稍停片刻,我从
    张总的脸上拿起热毛巾,朝着他的脸庞自上而下地擦去,额头、眉毛、眼睛、鼻
    梁、嘴巴、耳朵、后脑勺,全部擦了壹遍,之后,又用另壹条热毛巾给他的脸上
    佛上了。

      我坐在另壹只沙发上喘着气。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啊!啊!毛、毛??????」我壹看,原来,张总脸上的热毛巾掉到了
    地上,他显得尤爲急切。我立即站起来,用另外壹条热毛巾给他的脸庞重新佛上。

      这时,他的左手壹把抱住了我的腰部,他的右手伸到了我的下面,轻轻地抚
    摸着,使我的双腿之间缓缓地産生了壹阵阵的快感,尔后好像是又传入了我的大
    脑。我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噢、噢!妳真坏,真???????」我说着说着,壹点力气也没有了。

      心猿意马,想入非非,颠鸾倒凤,壹泄如注。

      「哇!」他无力地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牢牢地抱着他,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
    上的汗珠。


    和领导车震的必要性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和领导车震的必要性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