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铃铃铃……”一阵门铃声,将阿桃从梦中惊醒。开了门,原来是伯雄看完电影回来了。
    阿桃搂着伯雄,一直朝他房中走去。
    阿桃说:“电影好看吗?”
    伯雄回道:“嗯……”
    “吃过饭还出去不?”
    “不打算出去了!”
    “那很好,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们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个够!”阿桃挨紧了伯雄说着。
    伯雄怔怔的问:“玩什么呀?”
    阿桃道:“傻瓜,什么好玩就玩什么!”
    伯雄说:“什么好玩呢?”
    阿桃回道:“吃过饭后,我们玩起来你就知道了!”
    “伯英回来了没有?”
    “早回来了,在睡觉呢!”
    伯雄道:“真怪,他怎会比我先回来?”
    阿桃说:“谁知道。”
    伯雄进了房之后,躺在床上休息,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原因是他看了电影后又到公园去玩了一阵,太累了。阿桃做好饭后叫他们起来吃饭,在饭桌上,她竟分不出谁是谁了。
    阿桃心想:“这两个小鬼如果和我在一起下手,我真弄不出谁是谁来,不知道底下的家伙是不是也一样粗长?”将他们端详了半天,才认出来。
    饭后,阿桃哄着伯英出去玩,并给了他钱,叫他晚点回来,别回来早了太煞风景。
    “阿桃,妳要和我玩什么嘛?”阿桃在整理饭桌,伯雄问她。
    阿桃笑笑道:“急什么嘛?等我收拾好了再说!”
    阿桃终于收拾好了,洗过手并薄施脂粉,打扮整齐。见伯雄正在客厅里做功课,就上前搂着他。

    她无话找话说:“伯雄,要不要洗澡?”
    “要啊!”
    阿桃贴着他的脸说:“走,我带你去。”
    “等我做完功课,自己去好了。”
    “那么,我现在问你一句话。”阿桃问道。
    “什么事?”
    阿桃说:“你和伯英昨晚看了电影回来,跳墙进来是不是?”
    伯雄漫应着道:“嗯!”
    “看见我和你爸在你妈房里?”
    “唔……”
    “你看了有什么感觉?”
    “我……我觉得妳不穿衣服比穿衣服好看。”
    “那么你还要看吗?”
    伯雄贪婪的望着她,点了点头。
    阿桃脱去了裙子和上衣,原来她除了上衣和裙子之外,什么都没有,伯雄一见她那身浪肉,不由得呆了。
    阿桃走到他面前道:“我身上哪里好看?”
    “都好看!”
    “哪里最好看?”
    伯雄自上而下的看了一遍,眼光落在阴户上看了一阵,然后说道:“两处地方我最爱看。”
    阿桃笑道:“什么地方,你说说看!”
    阿桃凑近了他,伯雄指指她的乳房和阴户。
    阿桃一阵格格浪笑,搂着他道:“你和你爸爸一样,都喜欢这两个地方。你要不要和你爸爸一样跟我玩玩?”阿桃用乳房磨着他的脸。
    “嗯……”伯雄想点头,又想摇头,心头狂跳着。
    “别难为情,来!到我房中床上去。”阿桃拿起脱下的衣服,搂着伯雄,亲蜜的进了房中。
    她叫伯雄坐在床沿,她替他脱得赤裸裸的,只见他的鸡巴直挺着,足有七、八寸长,还在一跳一跳的。
    阿桃贪婪的一把握住,心想:『张家父子都比自己丈夫强多了,如果不是在张家做事的话,真枉为人世了。』
    想到这里,就蹲下身去,以感激的心情含住了伯雄的阴茎,用舌尖舔着,每舔一下,他的龟头就跳一跳。最后她含着阴茎,一下下的套送起来。
    伯雄被她挑逗得身子发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把阿桃紧紧搂着,鸡巴没命的向她咽喉里顶,塞得她两眼直往上翻,发出“唔……唔……”之声。
    一阵颤抖,伯雄射出了阳精,伯雄长吁了一口气,两腿一软,抱着阿桃坐在床沿上狂喘大气。阿桃满口的精液,难过死了,几乎让她窒息。
    伯雄的精液都吞下去,她才缓了一口大气,又吮了一会软鸡巴,舔乾净了才吐出来喘口气,娇淫的望了伯雄一眼道:“小鬼,差点把我弄死了!”
    伯雄撒娇道:“阿桃……我还要妳那样。”
    “不要,我们到床上去插穴吧,插穴比插嘴还要好玩得多呢!”
    伯雄怀疑的道:“真的?”
    “当然真的了,人们都说插穴,没有说插嘴的。”
    “好,那么我来插穴。”
    “忙什么嘛?”阿桃用手指指他的软鸡巴道:“它还没硬起来呢!”
    “不管,我要插妳的穴。”
    “好!好!就先放进去,我给你夹硬了再插。”阿桃将伯雄搂着滚到自己的身上,用腿夹住了他的腰部,然后捏着软软的鸡巴,用手把龟头按了进去,屁股摇了几摇。
    伯雄初嚐异味,这份肉与肉相贴的滋味,使他有说不出的舒畅。他情不自禁的道:“阿桃,我觉得美死了!”
    “好的还在后头呢!”阿桃说着,将一只乳房塞到他嘴里。伯雄竟像吃牛奶似的吸吮起来,没几下伯雄就吐出乳头说:“阿桃,我这会儿好涨。”
    “来!活动活动吧!”阿桃说着,就用足蹬着他的胯骨,用力夹着伯雄的鸡巴,往上慢慢的蹬,起落了两三下,伯雄高兴道:“妳说得不错,插穴真使人痛快。”
    阿桃说:“你自己也动动才行呀!那样会更痛快的。”
    “我也动?”
    “是呀。”
    伯雄开始活动,还有点笨拙,但他动了十来分钟后,就灵巧了,反而越插越有精神。
    阿桃欢心大放,不住讚美道:“伯雄呀……真想不到……你会有这等……本事……比你爸爸和伯英……插得都好……美死我了……哎呀呀……”
    伯雄越插越有精神,就一股劲狠狠的抽插着。阿桃淫声浪语的直叫着,一个大白屁股疯狂的扭摆着,她的阴精直流。
    一阵猛烈的抽插过后,阿桃几乎支持不了,两腿平放床上,无力再动了,张大了嘴,呼呼喘气。她哀声道:“好伯雄……我的小丈夫呀……轻点嘛……哎呀……这样会插死……我呀……哼哼……又来了……嗯……”阿桃一阵颤抖,嘴唇张了张,说不出话来了。
    伯雄一阵猛烈的冲刺后,也实在累了,就伏在阿桃身上休息。但经不起阿桃阴户的猛烈收缩,他也跟着颤抖连连,阴茎在穴里猛挺两挺,便一洩如注了。
    经过一阵激烈肉搏之后,两个叠在一起,瘫痪成一堆了。好久之后,阿桃先醒过来,她摸着伯雄道:“我的小情人,你使我舒服死了!”
    伯雄也醒了过来,张开眼,见阿桃那副满足的神情。他笑着道:“妳觉得我插得好吗?”
    阿桃吻着他道:“太好了,你真是会插穴的祖宗!”
    阿桃搂着他,不住的亲吻,一面贪婪的摸遍他的全身。最后两手抱着伯雄的屁股,娇声道:“就是让你插死了,我都情愿。”
    “我真的插得比爸爸还好吗?”
    “好多了,我的小情人。”
    “怎么个好法?妳说说看!”
    阿桃想了一下才道:“你的鸡巴比他们的长,又能插到我的痒处。所以他们比不上你。”阿桃回味无穷的说着。
    “我又要来了。阿桃!”
    “不行,我的小冤家,那样你会伤身体,我也吃不消呢。”
    伯雄没有听她的话,竟又蠕动起来。一面上下其手的抚摸着她混身的浪肉,一面含住了她的乳房,屁股轻轻的耸动起来。
    “小冤家,你真的又要插呀?”
    “唔……”伯雄嘴里含着乳头,只有从鼻孔中应答她。
    “那就让我收拾底下的水再来吧!”
    “好,妳快吧!”
    阿桃从枕头下摸出了卫生纸,叫伯雄欠起身来,先将鸡巴擦了一下,又将自己的穴也擦了,才把伯雄的鸡巴塞进去。
    伯雄的鸡巴塞到阿桃的穴里后,轻插了两下,觉得阿桃的穴紧凑得多了,就问阿桃道:“阿桃,妳的穴怎么小起来了?”
    “不是小了,是没水的关係。”
    伯雄一面抽插,一面抚摸着她,使得阿桃舒畅非常,欲仙欲死的。口中声声浪叫道:“我的小亲亲……我快活死了……哼……哼……狠狠的插吧……我的天……要出水了……嗯嗯……”
    伯雄听到她的浪叫,一鼓作气的猛干,直到阿桃又洩了两次。一小时后,他才和阿桃同时洩了身,阿桃陪他洗了个澡,才回房中去睡。
    第二天,阿桃发烧,混身无力,起不了床。她心里明白,自己实在贪得太多了!
    女主人亲到房中慰问,并打电话请了医生给她看病,又请了个十六、七岁的下女来代替阿桃的工作,也好让她休息几天。
    新来的下女,白白净净的,是阿桃的小同乡。阿桃指导她一切,并告诉她张家的生活背景,半天之后新下女就熟悉了新环境。她的名字叫阿宝,人也非常勤快,一切都不逊于阿桃。
    中午放学,伯英、伯雄都跑到阿桃房里探问。阿桃在伯英退去后,搂着伯雄道:“都是你这小冤家害的,那么兇狠,把我整惨了,最少得休息几天,好在没什么大碍,就会好的。”
    伯雄道:“我也弄坏了,妳看!”他解开裤扣,请出了他的鸡巴,只见肿得有半尺多长,小孩手臂那么粗,看起来就像透亮似的。
    阿桃握着端详了一阵道:“不要紧的,这样磨擦不厉害的,你又是头一回,到药房中买消炎片吃就好了,不要用手去摸它,相信明天就会好的。”

      


    保姆阿桃

    当前位置:首页 > 零散完本 > 保姆阿桃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