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逸医院坐落在市郊区.像这种私立医院,为了节省建筑资金,都会打着冠冕堂皇的幌子“拥有依山傍水的安逸环境”来招揽生意。这家医院并没有自己特殊的专长,请的大夫都是三流的,不过什么科室都敢开、大病小病都敢看,这么多年倒是也没有犯什么大错;加之整个六层大楼建筑精良,环境高档,所以医院生意并不亏本。
    这整个六层楼,普通患者最多是上到5层,5层是住院部,以及几个副院长的办公室,再高一层便没有直通的电梯或者扶梯了,只有一个安全出口的小楼梯可以通往,可是一直是锁着的,从没见谁开过.觉得六层很神秘吗?那么我只带你一个人上来看看六层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
    在医院一层有一个可以直通六层的电梯,不要以为你可以随便上来,因为这个电梯前面是24小时有保安的。不过我认识这个保安,我可以带你上去。
    六层只有七间大型豪华的房间,装潢设计各有不同,院长张众的“办公室”就在出电梯第一间.你与其说它是办公室,不如说它是酒店豪华间,40岁的张众有妻子儿女,不知道他们家庭感情如何,只知道他不经常回家,不过在这样的条件居住比家里一点都不差。
    再过去一间就是大老板张秉林的豪间,不过这个53岁生意人是不会经常在这里过夜,也没必要在这里过夜的。
    里面五间全部是高级疗养病房,能住这里的病人,并不是病情严重生命垂危的,而是能付得起这每天XXXX元住院费的人……所以他们甚至可以不是病人。
    这五个高间每个都有好几个套间,浴室厨房阳台,甚至客厅,要多全有多全,比三星酒店一点都不差,最最最与众不同的就是,每个高间都有一个专门的护士,套间里也包括这个护士的房间.这个专用护士是从病人进入病房开始一直守护,直到病人离开没有新的病人进来才有自由休息的时间.她们的工作即辛苦又没有时间的自由,可是却是这个医院里每个护士抢着做的差事,六楼护士有最好的住间,更重要的是,她们的月薪也是跟她们住的房间是一样档次的。
    医院停车场,张众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什么,旁边四五个大夫护士唧唧喳喳有说有笑.“红月,干嘛也叫我来啊,我又不是六楼的人。”
    Elian在旁边双臂交叉胸前,不耐烦地埋怨着“呵呵,猪脑.”邱红月保持她一贯的待人笑容打开了Elian交叉的双臂,挽了上去“徐远你还记得不啊?咱们高中时候的教务处老师,还帮咱们揪出来偷女生内裤的那小子来着……”
    “你别告诉我这次住六楼病房的人是他?”
    Elian惊奇地问“就是他,他还是咱们张院长老同学呢,他现在是中学校长了……”
    “哦,怪不得他能住爱逸的六楼,不当校长怎么能这么大方用公款来……”
    Elian毫不掩饰地说.“嘘!”
    红月一个狡诘的眼神适时地截住了Elian的话。
    红月和Elian是高中同学,和徐远有关系的事件是高二时她们宿舍经常丢失晾在阳台的内裤,后来这个教务处主任亲手把偷内裤的男生抓到了,着实轰动不小。
    一辆黑色宝马驶了进来,停在张众面前,车门一开,下来一个标准国家中年干部形象的人,无论身高外型,就连笑容和动作都让人不容置疑。
    “老徐,我真不愿意在这地方迎接你啊,哈哈……”
    张众握着徐远的手不放.“呵呵,你以为我愿意在这见你这个老同学啊,没办法啊,老风湿了。”
    徐远用着他完全符合中年干部的声音附和着.“男人40岁老不老小不小,可得注意身体,一有假休就得好好保养啊。”
    张众这人怎么也不忘给医院拉生意“你看我这不学校一放暑假就来了嘛,市区那么多政府医院我都不去,不就是想着跟老同学你聚聚嘛,哈哈,有你照顾我也放心啊。”
    徐远去那个医院都一样公费,他挑一个最贵环境最好的似乎也不仅仅是因为老同学在当院长.“给你介绍一下你的高间护士,邱红月,呵呵,听说她原来还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呢,有她照顾你,老同学你可就更放心了吧。”
    徐远看了看邱红月,给了一个领导的经典点头,邱红月自然不会吝啬她一贯的温馨笑容。这时,徐远忽然看到了邱红月旁边的Elian,神情忽然一惊又立刻若无其事地转回头去。Elian的表情从开始一直就都是阴沉的,看到徐远时只回了一个尴尬的笑,就别过头去了。
    就这样,徐远住进了3号高间,三号高间开门是客厅,客厅左边是徐远的豪华病房,客厅右边是邱红月的房间.徐远的老婆原来只是她们高中一个普通老师,可是老公后来成了一把手了,她现在也成了学校的副校长.在这段时间,徐远休假,她就更得在学校盯着了,应该很少有空来看他。
    第一天下午,徐远接受完全身检查后就来到病房休息,刚一躺下,邱红月便推门进来了。
    “徐老师,哦,徐校长.”不知道邱红月这“老师”、“校长”的称呼是事先排练好的,还是真的口误.她又露出了护士招牌温和笑容,捧着苏州真丝男士睡衣进来。她大概有165的身高,不胖也不瘦,胸部丰满、臀部很翘,走路姿势优雅,很有女人味。她很会打扮,皮肤白皙,以至于原本普通的外表看上去很有味道。
    她虽然才20岁,文凭也仅仅是个高中毕业,可是她非常聪明,所以原本并不出众的她却稳稳地做着六楼护士。
    “徐校长,我们院里为您准备了3件睡衣,每天都会派人给您洗。”
    她把衣服温柔地放在了徐远的床头,阳光射进来照在她身上,在徐远看来就像一个粉色的天使,幸运的是整个假期可以有个天使照顾,不幸运的是,她仅仅是个守护天使,却不是……
    “谢谢,我有点累……”
    “好的,我马上出去,您好好休息。”
    邱红月未等徐远说完,很知趣地接过话,轻声关门走了。
    邱红月走后,徐远躺在床上很烦,刚才是Elian,见到她很惊讶,既不惊喜也不惊恐,而是惊讶。Elian高中时候学习很好,但是家里穷,父母没有文化,给女儿起名叫王凤,她长大渐渐觉得很土,所以自己起了个英文名字叫Elian,同学也都这么叫她。
    她虽然曾经和邱红月一样普通,可是当年她有很特别的气质,她倔强,从不虚伪说恭维人的话,她直来直去,没有女人那种想要什么却非说不要什么那种拐弯抹角……
    叩叩,忽然有轻微的敲门声。
    “进来。”
    徐远从对Elian的回忆中回过神来门被慢慢推开了……
    “Elian?”
    徐远好惊讶。
    阳光下粉色护士装的她,和邱红月一样像天使,她的气质仍旧没有变,可是脸很红,眼神里流动着异样的渴望……可是,可是她怎么可以穿成这样,她的上衣前两个扣子都没有系,胸部看上去好大,就好像衣服马上要裂开,里面两个大大的蜜桃随时都要蹦在他的面前……
    天啊,她的裙子怎么这么短,简直几乎可以看到她的内裤,她那已经暴露出欲望的白色小内裤。
    徐远不由得张着嘴看呆了,他根本不知道改说什么了。
    “老师。”
    她那胆怯的声音同四年前一样让人忘不了。
    “你……”
    徐远仍旧不知所措。
    Elian从门边慢慢移入,她越来越近,徐远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他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和他四年前和Elian同处一室的那份霸道截然相反。
    她轻轻坐在他的床边,空气很静,可以听到他急促的呼吸。
    她的手慢慢摸上他的脸,触到那一瞬间,他一颤,但是他并不躲闪,只看着她不动。她的手柔柔的,小小的,在脸上摩挲好舒服,滑到他紧张吞咽口水的喉结,然后向下,在另一只手一个一个解开他的衣扣的同时,她这只手慢慢从他的颈部滑到了他的胸前,在他的乳头附近水一般地游移。
    这种游移足以点燃所有的干柴,徐远也不例外,他四年前是干柴,现在也是。
    “老师,当年你就是摸我这里,这么欺负我的,现在我要跟你算帐了。”
    她揪矜的小鼻子和调皮的语气让徐远更是心如火焚,下面不知不觉就硬了。她游移的手很狡猾,刚刚还在他胸前撩人,却忽地到了他的肚脐。
    “叮……”
    她弹了一下他的腰带上的铁扣,嘴唇欺到他的耳边,酥胸简直要贴到了他的嘴,说:“老师,你那里是不是像这铁扣一样硬?你当年可是检查了我是不是处女了,那我现在就要检查你是不是还坚挺了。”
    说着,手便向他下体抓去。
    “啊!”
    一股电流般的快感从他被触碰的下体流了上来,他的额头已经出了好多汗,再这样下去他会被这个小妖精逼疯。
    “老师,你当年也是这样隔着内裤摸我的,原来你也和我一样敏感啊,嘻嘻,让我脱了你的裤子再看看我好久不见的小宝贝……不,是大宝贝……”
    她伸手便去除徐远的裤带,小手指勾住他的裤链慢吞吞地下滑,滑到一半,竟又拉了上来。
    天啊,她何时变得这么有技巧,这么会诱惑男人,这么主动大胆,四年前,她可还是一个对性事一窍不通的纯情少女啊。
    “Elian。”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声音嘶哑“别这样……我会受不了。”
    “啊?”
    她神色失望,说着便要站起来“原来现在你已经不想再要我了,我只是你一个过期的……”
    “不是,我是……”
    他抢着打断,伸手想去拉她的衣裙,结果她的衣裙太短,竟然拉到了她的内裤,一不小心碰到了她软软的阴唇。
    “啊……嗯……”敏锐的触感立刻让她微皱了眉,眯住了眼睛,整个人回坐在床边。
    徐远顺势使劲搂住了她的腰,“我是想要你快点脱掉我的裤子,小宝贝,我现在就想要你。”
    他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面貌,说话间手指已经伸入了Elian的小内裤,在她的阴唇阴蒂上狠揉,他的饥渴似乎要顷刻吞噬Elian的身体.“啊啊……嗯啊……嗯嗯嗯啊……慢……慢慢来好不好……啊……嗯……好不好……”
    Elian已经渐渐陶醉在他的手指给她的愉悦。事实上他是恶狼,却披着猎人的外衣,可是Elian就是喜欢恶狼,即使她碰到猎人,她也要把他勾引成恶狼。
    她拔出他的手指,把他的手好好地放回床上,正当徐远诧异,Elian不缓不慢地脱下了自己的小内裤,然后把它翻过来,竟用紧贴小屄的地方放到了徐远的鼻子前。
    “坏东西,这是我的味道,熟悉吗?以后不要再偷我的内裤了,以后你在这里每天我都送我的内裤来给你,让你闻个够。”
    “你以前那么单纯,现在怎么成了一个小荡妇,快让我摸摸,我喜欢你现在这样。”
    徐远的手毫不留情地抓到了Elian的阴部,那又红又胀的小热地早已泌出了欲滴的汁液,好像在呻吟,在渴求,在渴求硬物的怜悯。
    正在徐远对Elian湿漉漉的秘处又揉又搓时,Elian灵巧的双手瞬间解开了他的裤子,又迅速拔开了他的内裤,蹦出了一个直硬的鸡巴。Elian在被他揉得几声浪叫之后,两腿跨在他身上,小屄对准他的硬棒擦来擦去,那些欲滴未滴的黏液全都挂在了上面。
    “快来……快来啊,你知道我受不了还撩我。”
    徐远喉咙里低低咕噜着。
    Elian在递他一个无限诱惑的眼神之后,噗哧一下坐了下去,直到根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嗯……”
    Elian在许愿身上疯狂的上下舞动,被抽插的快感让她一直淫声不断……
    徐远房间门虚掩的缝隙外面站着忍不住将手伸入内裤抚弄的邱红月,看着屋内裸火燃烧,听着好友的淫声浪语,她忍不住将中指插入她那并未被开苞的处女地,她想她也要……
    这个四十岁的男人根本经不起Elian的折腾,射得很快,他射完之后浑身虚汗,表情既尴尬又无奈。Elian当然没有满足,略带愠色地迅速穿上衣服,留下一句“以后还来找你。”
    便匆匆走了。


      


    熟透的护士

    当前位置:首页 > 零散完本 > 熟透的护士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

    警告:本站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 2022-2024